淡墨淋漓

对对对点开这里

亲妈
博爱党
纯HE狂魔
爱谁使劲吹
百合言情耽美
风格特别飘
更新随缘
评论控
文废


摸鱼小能手,感谢关注
祝逛主页愉快,笔芯

【纯双道墙八月产粮活动】#魔道#人生如戏,吃瓜看剧(三)

*简介+设定+目录走我

*双道墙八月活动参与作品,元素是

【故人】

*话说我好像get到了什么奇怪的更新频率

*文艺使我火葬场

*CP:双道忘羡追凌

*本章cp双道



【三】




他们花了好大会儿为我解释眼下情况,顺带通报姓名,期间阿箐动作娴熟地喂了我一碗水,重新查看我有没有被自己撞出个好歹来。我相信她的表情是有不忍直视的意思在里面。

  

晓星尘在离洞口很近的地方点了一摊火,免得让没穿外件儿的我冻死在半夜的深山之中,细细确认我无事后便起身去寻宋岚。我探头向山洞外看了眼,黑灯瞎火,只有远处两位道长的灵剑时不时闪着冷光,莫名安心。

  

我又是一阵恍惚,毕竟一转眼的功夫就从客栈中转去了几里路外的后山,而且过了数个时辰,不管从什么情况说都不对劲。

  

阿箐挑了挑树枝,火堆噗得响了下,火苗摇曳,也探头往外看,边看边说:“要不是道长哥哥对山势熟悉,估计我们都没注意到树林里躺了个人,喏,就是他们站的地方……你还是运气好,不然到晚上得危险了。”

  

我想了想,叹了口气,突生感慨:“的确有这话,诶对了,好几年前——”

  

“噓等等!”阿箐一下压低声音,眯着眼睛望向光亮一闪一闪的地方,跟着回头瞧着我,“他们进去了……过去看看嘛?”

  

我看着她跃跃欲试的样子,再想象一下一个人待在洞里的画面,不太友好,立马答应。

  

阿箐好似对这种事轻车熟路,左右望了望,从杂草丛生的石堆里绕了一圈,便找到了两人的位置,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出声。

  

这时站在树林中央的晓星尘说话了,声音温润,被轻柔夜风吹得有些飘忽不定:“这里桃树的长势……仅仅依风水好,恐怕难以做到吧?”

  

宋岚没有答话,只是拂尘于空中一甩,万千花散,纷纷扬扬,如梦似幻。我听见身边的阿箐轻轻吸了口气,眸子看向天际,面上显出几分少女特有的赞叹和向往。

  

过了片刻他开口做出结论:“花中有灵气。”

  

紧跟着又补充:“隐约有精怪的气息。”

  

“嗯,”晓星尘同意道,“我也是如此认为,桃林深处应当是有桃妖之流作祟,丢失的幼童应当就在附近。”

  

“……他?”宋岚沉吟,过了会儿吐出一个字。

  

晓星尘略略思索,接话说:“若真是那里,有这个可能。只是当时看见……不像心术不正的样子,亦不成气候,我二人便没管。如果这么说,此番倒是来除因果的了。”说这话的时候他微微勾唇,目光放空看向桃林深处,似是在想着什么。半晌摇了摇头,笑道:“灵山多相似,哪有这么巧。”

  

他俩的对话一会简短一会清楚,我听得云里雾里,但随着晓星尘远望的动作,心中忽然起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无端有一瞬间的恍惚,半是世事无常沧海桑田的迷茫。

  

另一半我也表达不出来,就是蓦地记起客栈隔壁住的一个秀才,吟过的一首古诗。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听晓星尘轻声的话语,宋岚稍稍垂眸,拂尘一搭。

  

……然后我俩面前的石头被崩碎了。

  

我:“……”

  

阿箐:“……”

  

她完全不慌,丝毫没有被抓包的尴尬,立马蹦起身,欢快道:“道长,你和宋道长也来散步啊!桃林里可漂亮了!我记得以前村里的哥哥总是带姐姐一起的!”

  

晓星尘回过头,一开始大概想轻咳一声缓解气氛,结果让阿箐一说,直接咳嗽了起来。随后他无奈唤了声她的名字,略过这个问题:“你怎么在这儿?”

  

阿箐在背后绞着手,声音越说越小:“想看看你们嘛……”

  

晓星尘抚了抚她的头:“不用这样,有什么话直接和我说就好。”

   

阿箐愣了愣,飞快的看了我一眼,最终上前一步趴在他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话。晓星尘一开始并无反应,听着听着却微微蹙了蹙眉,终于也看了我一眼。

  

而一边的宋岚干脆用和梦里一样的眼神开始打量我。

  

那凉快的……

  

夜半山风瞬间更冷了。

  

晓星尘斟酌着措辞,委婉地问我:“你以前来过这里么?”

  

我不明就里:“啊?”

  

这头刚啊完,面对着三人非是敌意但略显审视的目光,我蓦地福临心至一般想通了关节。

  

他们千里迢迢赶来除妖,结果在深山老林里头,偶遇了前一天刚偶遇过的一个小丫头片子。她细胳膊细腿啥都不会,却愣是三更半夜在荒无人烟之地被救起来后半点不慌,高高兴兴跟着烤火,又跑来偷听。

  

我这反应有点像街边被车轱辘滚了一下,躺地上不急不忙不找大夫,就和车主谈价,不是讹人呢嘛。

  

……咳。

  

现在哭着喊着要回家还来得及吗?

  

这几人明显属于讲道理的那一拨,不然估计早操刀架我脖子上问我想干什么了。我有些不安,但硬着头皮道:“其实,我是来过的……”

  

宋岚面无表情:“镇上到山间的道路早已被封。”

  

后半句“你难不成是飞上来过的”他没说出口,不过这次我能听懂,欲哭无泪这种事儿难以解释,一边在一兜翻找一边急着道:“是,是这样,我也不知道,那时候太小了,我婶子说我丢的那会儿大概两三岁吧,真的太小,一点记不得是怎么回事。当时我们镇上有妖物,好像还来了好些人,最后——”我终于摸到了那把穗子,大松了口气,赶紧举在手上,“你看,后来是两个人把我送回客栈的,留给我婶子一把剑穗,让我随身带着辟邪气,一直揣着的。”

  

我磕磕巴巴说完终于敢去看他们的表情了,谁料竟无一人开口,周围安静的骇人。

  

晓星尘望着我,准确说是望着我手中的白穗,目露愕然,并无惊讶,更多的是难以置信,转到最后竟有几分豁然明朗,眸光微微颤着,星瞳稍张。

  

宋岚对我伸出手。

  

我迷糊着却十分自然地将手中的剑穗交了过去,竟如物归原主。他的手指修长有力,体温很低,当我把它轻轻放在宋岚手中时,脑子没来由的嗡了下,眼前有道浸于记忆深处而近得离奇的白光贴面闪过,紧跟着有一人胜雪白衣,在我面前蹲下,轻轻“诶”了一声。

  

“……霜华一剑动天下……”

  

我听见模糊得分不清字句的赞叹从嘈杂的远处传来,如同野蜂嗡鸣,越来越闹。

  

声响戛然而止。

  

我回过神,面前没有人群,只有握住了剑穗的宋岚,和一袭白衣的晓星尘,还有抱着竹竿面露诧异的阿箐。

  

吸入肺腑的冷气不再冻得我慌张无措,周围依然是安静,静谧中有些桃林小虫时断时连的鸣声,冲的我四肢脉络血液恢复了流动。

  

“你说以前,是多久以前?”晓星尘低声问。

  

我连忙数着算了下,不确定地答:“十五,十五六年了。”

  

晓星尘侧对我,仰面迎着皎洁月光,蕴着复杂情绪的目光从落满散花的坡上扫过,璀璨星辰照得山河失色,晃的我一阵失神。

  

“……桃花比当年开的漂亮。”

  

我听见他轻叹到。

  

回应晓星尘的是一声凭空炸开,又高又促的清亮笛音。









※彩蛋※←前因后果,就是放在文里太奇怪了,拆出来的正文x

私设小星星一直不用剑穗,岚岚有但觉得可有可无,夜猎时候小星星随口说了句光溜到底的剑柄不好看,于是岚岚就摘下来给他了。之后小星星自己逛街(?)看着喜欢又买了个剑穗,想还赠但是担心岚岚的洁癖,然后就XD

ooc到爆炸【哭出声.jpg】



一场恶战过后,满地狼藉,众修仙弟子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或疗伤或谈天说地,一派融洽。

“子琛,你看这孩子倒一点不怕,”晓星尘笑得眉眼弯弯,兴高采烈地逗着婴孩,引得她咯咯直笑,干脆反手递过霜华,“劳烦……我们把她送回去吧。”

宋岚一怔一怔的,望着弯腰抱起孩子的结识不久的朋友,一时不知该感叹对方记着自己不喜接触外人,还是该扶额他竟把佩剑随意交于他人保管。但最终宋岚仍是没有说话,接下霜华,无言的和他并肩前行。

下山的路上晓星尘明显兴致颇高,和宋岚聊起以前自己照顾抱山散人领回的师弟师妹的趣事,本就晶亮的双眸更是灵动,一扫与大妖缠斗过后的疲倦,神采飞扬。宋岚向来是冷清的性子,但见他如此,不由也松了冰冷的面容,听他说到兴头甚至偶尔跟着一笑。

这刚熟悉的抱山小弟子的脾性着实让人喜欢。

那会儿宋岚是这么想的。

“……就给——子琛?”待到宋岚回神,晓星尘已是唤了他好几声,面对他疑惑的目光有些不安地解释道,“把子琛赠与的剑穗转送出去实在……不如这样,”他灵机一动,利索摘下乾坤囊,挑出一把洁白的穗子,“若是子琛不嫌,用这个当作交换可好?”

宋岚愣了愣,但晓星尘大概把他的怔愣理解成了不愿,局促道:“是我冒昧了,就是想着子琛灵力更为沉稳,做辟邪随身应当好一些——”

他总算明白过来,望了眼孩子指尖勾着剑穗不愿松手,开口道:“无妨,留给她吧。”

“……诶?”晓星尘又是一怔,“子琛……?”

宋岚摊开手示意手握的两柄灵剑,无手接它:“好,星尘可愿帮着一系?”

晓星尘的眼睛重新亮了起来,笑着应了声,低头飞快地把穗子结在拂雪剑柄末梢。

少年挨得很近,柔顺的黑发扫过他的衣襟,与宋岚身上截然不同的寒梅气息和他鼻息交错在一起,暖暖的。

根本生不出一丝排斥。

  

是离开义城数月之后,宋岚于三更时分突然惊醒,才发现屋外雪花纷纷扬扬。

凶尸生前记忆时不时会出现模糊,约摸是因为记忆中的人太久未曾见面。锁灵囊就贴在胸前的位置,宋岚闭上眼睛不再去想,稍稍调整了一下坐姿,却不留神碰到了两柄灵剑。

拂雪上挂着的剑穗晃了起来,发出簌簌的响动——它已是有些个年头了,但仍洁白干净。宋岚一怔,只觉得似乎有什么狠狠的撞了下心口。

他伸出手,轻轻抚了下霜华空荡荡的剑尾,疑惑并茫然。

……好像是很久之前,这里也有支穗子。

  

梅花林前。

刚和江澄风风火火打完一场的魏无羡支着火堆动作娴熟的烤着山鸡,撕了半只让蓝思追带给金凌舅甥俩,嘴里还东扯西扯不闲着。

虽早有耳闻,但宋岚是第一次领教到含光君道侣的伶牙俐齿,哪怕聊天对象是一向不善谈天如他,魏无羡还是把“为什么客栈里那姑娘身上带着的剑穗会出现在霜华的剑柄上”的问题问了个门儿清。

唏嘘完几经转折,魏无羡忍不住问道:“宋道长——既然那会儿你已经有这个心思,干嘛答应小师叔把它送出去?当时身上不至于没有其他辟邪护身的东西了吧?”

他问的直白,宋岚先是有许些不自在,随后不禁也质疑起来。

对呀,当时随身带了不少可以护身的符纸挂件,怎么就没想起来呢?

宋岚看着埋头吮鸡翅,一言不发的阿箐,心里突然冒出了个念头。

——大概是看不得星尘那一瞬低落的目光吧。








阿箐OS:噫,哪记不得,明明是爱情使人盲目。

  

目睹了全程的女主后背蓦地一凉,叼着烤鸡一脸懵逼:???

  

——今天女主学会吃狗粮了吗

   

——没有








※作者真心话※

这章和上章写得我心态崩了,要红心蓝手评论关注才能拼回去눈_눈

天知道我特么就是单纯的想写个傻白甜欢乐逗,哪来的回忆剧情,哪来的非洲女主,哪来的定情信物【微笑中透露着MMP.jpg】

顺便讲理。

被抓了两次,一个地方。

被救了两次,同一对人。

这女主到底是欧是非哦……








※最后话唠※

如果还是有人没看出来……【扶额.jpg】

双道长能一下找到BOSS老巢,是因为,当年小星星一剑成名的夜猎之地就是这儿,定情【?】的地图……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没料到还有这种操作吧【突然笑死.jpg】

BOSS:……神级大佬,甘拜下风【害怕.jpg】

评论(1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