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墨淋漓

对对对点开这里

亲妈
博爱党
纯HE狂魔
爱谁使劲吹
百合言情耽美
风格特别飘
更新随缘
评论控
文废


摸鱼小能手,感谢关注
祝逛主页愉快,笔芯

带粮卖安利·苗疆蛊事

【正襟危坐.jpg】
  
      因为懒癌所以   花了估计有半年的时间准备了一个惊喜,在接下来的差不多一个月,日更一篇左道同人。
  
然后就是可能暂时更不了其他文啦,爆发了几次日产七八千的情况,有点虚,想休息一段时间【抱头】
  
咱……商量个事,能,能不取关我么QAQ
  
emmmmm【突然兴奋.jpg】横竖都是糖都是吃,fo我其他圈的亲们,要不,一不做二不休,干了这口安利,先磕两口左道粮?


以下大段安利,文的设定+简介可以直接拉到最下面看w





我写文评的技术不行,就pia一篇上来,当真如此不基?(基本无剧透) - 苗疆蛊事1 - 豆瓣。这位写的真的特到位,雷点萌点标的很全,有部分轻微剧透,不过也没啥影响,反正我看完原著再来看这篇,全程的简直了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对对对就是这样哈哈哈哈哈哈
  
咳,不过卖安利啊,还是得自己打两段的,我就随意说说,个人感受,建议你们最好去看看原著自己体验XD




[以下引用部分均为原著原文,非主线部分,剧透……应该还好,不用太担心hhh]


就这么说吧,啊,首先,作者自己是个光明正大吃百合写百合的直(fu)男,其余你们自由想象。
  
《苗疆蛊事》这本书说冷门倒不冷,混灵异圈儿的大概多少听说过,但特么就是不火……没事看完你大概就懂了。
  
这书明明是个耽美正剧的好苗子,作者非得往后宫金手指上掰,又烂尾,火不起来怪谁哦_(:з)∠)_
  
《苗疆蛊事》书有Ⅰ和Ⅱ两册,都是第一人称视角,不过主角不同,咱先不管。
  
第一部男主(陆左),全程在努力往玄幻修仙【?】开后宫龙傲天的方向发展。
  
结果到最后还是只有基友。
  
第一部男二(萧克明),好好一个起点男主的身世。
  
活生生混成了男配,而且抢了女主的剧本。
  
这是大前提。
  
——————
  
接下来看正文部分。
  
妹子(看了圈相关吐槽,可能还包括不少汉子hhh)看这种直男(后宫)文确实看不下去,但问题是,你要真把苗疆当纯后宫bg看,估计得疯,因为里头会冷不丁出现这种画面。
   
俩人才见面七八章的时候,开篇第二卷。
 

  当得知那家伙是我师叔之时,他摇头叹说同门相煎,哪儿都有,这语气似乎有一肚子心酸要倾述,然后又问我,那本引起武林之中腥风血雨的《镇压山峦十二法门》现在在哪里?我老实说烧了,他心痛得很,骂我败家子,骂了隔壁的,这样一本前辈留下来的心血之作,怎么可以付之一炬呢?你这死货! 

 
 
 
划重点,刚认识不久就开骂败家子了,脱口一句你这死货。 


emmmmmmm


你们直男的相处方式有点厉害。 
【方张.jpg】 
 
 
 

  他说陆左你真的好本事,看不出来啊,杀人于千里之外。  
我淡淡地说哪有,那厮未必能够逃出三十里吧?萧克明嘿嘿笑,说是,我刚刚从附近那个开发园区回来,那个家伙死在一家旅…………你不错啊,小毒物、小毒物,你不会是五毒教的后人吧? 

 
 
 
很好,情侣名都要出来了,之后小道一直叫左爷小毒物,陆左就各种杂毛啊老萧啊的喊,满分互动2333
  
这才是他俩刚认识【微笑】 
 
 
陆左萧克明这对cp名左道出自原著,作者盖章。 
 


  他说一起去,有意思啊!我一阵胆寒,说真的是赖上我了,我去哪里你就跟着去那里,声明一下啊,我不搞基的!杂毛小道哈哈大笑,笑完,肃容说小毒物你发现一个问题没有,我这人,但凡跟我在一起的,都倒霉,你也是;但是当我们两个凑在一起,诸事都顺利,逢凶化吉。所以,我们两个在一起,这是上天注定的,这是命运安排的。以后,我们两个人携手共闯江湖,号曰“左道”哼哈组合,岂不畅哉?  
我苦着脸,说你丫就是讹上我,混饭吃罢了。  
杂毛小道又是一阵笑,得意洋洋,说谁叫你开饭馆呢?虎皮猫大人突然嘎嘎大笑,说好基友,一辈子。 

 
 
 
大人全程红娘贼拉顺手´_>` 


…… 


……我还能说什么? 


百年好合吧。 
  
从这里起感情线跑偏,作者开始放飞自我。 


我简单的挑个片段,全文各种入幻觉出意外互相救我为你死你陪我殉情的剧情太多,这算非常正常的一个【耿直笑】 
  
先解释前因,陆左中招,被反派的黑猫咬了口。 
 
 
 

  这时小妖朵朵从我的怀中蹦出来,对我一脸坏笑,说洗完澡了?我点头,说咋了?她指着我的右臂,说她饿了,里面的怨气,她正好可以吃。我摆手,说不行,还是吃香火吧,你属狗的,要是又咬掉我一坨肉,我到时候找谁哭去?  
她嘟着嘴,说我小气,好是一阵胡搅蛮缠。  
我无奈,想着这似乎是双赢之事,便松口答应了,小妖朵朵一声欢呼,立刻扑到了我的手上,张开嘴,就朝着伤口处吸去。 

 
 
 
哦对了说一句,小妖是女主´_>` 
  
这时候作者大概是想写写感情线,于是描写成了这样。 
 
 
 

  我坐在沙发上,她则趴在扶手上,双脚踩着我的腿,红润的小嘴轻轻吸着我所看不见的气息,有柔软的触感传来,让我感觉怪怪的。 

 
 
 
直不直男?B不BG? 
  
很好,下一幕。 
 
 
 

  正思索着,杂毛小道出现在我面前,脸上写满了鄙视。我不解,问他干嘛了,像个神经儿童一样。他悲愤地指着我和小妖朵朵,嘴唇哆嗦,说小毒物,我本以为你是个正正经经的汉子,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畜牲?  
我顺着杂毛小道的目光打量,果然,小妖朵朵趴在我身上吸气的样子,真的很暧昧。  
这哪里像是在帮我吸食手臂上的怨气,简直就是一对情侣在调情——如果将她放大一倍的话。 

 
 
 
……此处应有表情包。 
  
还有。 
  
你以为这就完了?! 
 
 
 

  杂毛小道一脸悲愤,又仿佛夹杂着羡慕嫉妒恨,猛然一指,转身回房。  
而我只有无力地辩解:“请听我解释……” 

 
 
 
…… 


: ) 


行了知道你俩cp,下一个。 
  
到这里怎么样? 
  
继续往下拉进度条,期间各种细节大段狗粮闪瞎读者眼不提,八卷之后。 
  
一行人逛gay吧,是的就是那种主题酒吧,一对les老板开的。 
  
……不不不他们是为破案才去,正经的,正经的←_← 
  
左爷日常被各种物种不分性别的搭讪任务达成(1/1)√ 
 
 
 

  和我印象中的断背山不一样,这个男人虽然身上有淡淡的古龙水味道,但是他的言谈并没有如他打扮的那种娘气,而是很直爽。我点了点头,结果发现这是一个老手,三言两语,没一会儿就开始主动进攻起来,让我的后脖子上面,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冒起来。正当我想要发飙的时候,杂毛小道突然揽着我和曹彦君的肩膀,对着这两个端酒而来的男人说道:“我们今晚是一起来的,你们还是到别处去吧……”  
长发男子有些犹豫地看着嚣张霸道的杂毛小道,眼色迷离,含情脉脉地说哥,我不介意的……  
杂毛小道很霸气地回绝他,说我介意。 

 
 
 
陆左:我就静静看着你浪【镇定吃瓜.jpg】 
曹彦君: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被夹在主cp间限定式惊恐.jpg】 
  
猝不及防的搭讪插曲结束后。 
 
 
 

  我说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干嘛不早说,老给我们弄突然袭击?不带这么玩儿的!  
曹彦君也无奈,说我怕你们对这里膈应,不肯来……我和杂毛小道都不厚道地笑了,说我们不歧视同性恋。 

 
 
 
对不起看到这儿我也不厚道的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曹彦君:……MMP!听见没有!重复一遍!MMP! 
  
虽然江湖人没少吃左道的狗粮,但这哥们算很近距离的了,向他(的眼睛)致敬【拍肩】 
  
这都是原著剧情,你们稍微冷静一下,来,附赠一段酱油gay反派的狗粮,作者正文写的真·bl,不是yy。 
 
 
 

  这照片墙上最明显的,是两个男人的合影:  
金子一般、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两个气质不凡的男人背对而坐,眺望远方,一个挽着发髻的中年男人,剑眉轩宇,嘴角含笑,而另外一个帅气得让人嫉妒的年轻男人则戴着红色的棒球帽,嘴角浮现出来的妩媚,让女人都自愧不如;夕阳从头顶洒落暖黄色的光辉,将他们的侧脸镀成琉璃金光的颜色。  
好完美的一张照片,简直可以上摄影展了。  
在我心中顿时凭空涌现了八个大字:断背山下,百合花开。 

 
 
 
刺激不刺激? 
小佛你丫就是个腐男,别否认了,我不听´_>` 
  
把剧情疯狂往后拉。 
左道暗探魅魔的地盘,装嫖咳咳咳咳客,和人手下滚上了床。 
 
 
 

  她那丰虈腴的身体便这般凑了上来,热力惊人,全身散发出一股混合着荷尔蒙和香水的迷人女人味,这味道让我纠结是否该顺水推舟,将错就错,然而眼睛不经意间,却瞧见她捆束在腰间镶嵌着金属亮片腰带,内侧竟然有一根根细如发丝的钢丝。  
瞧见这东西,我的心中一寒——这玩意倘若要是玩得熟溜,一秒钟之内,便能够将我的头颅切下来。  
想到这里,我那被情虈欲给迷得晕乎乎的脑袋顿时一阵清明。  
对啦,进来跟我滚床单的,之所以不是我身旁的那两个年轻美女,而是这个修炼得有采补邪虈功的女子,必然是想将我引至此处,单独解决。倘若我被色虈欲迷魂了头脑,动了那龌龊心思,说不定在一时快活之后,便如同那新婚过后的公螳螂,给人砍下了脑袋。 

 
 
 
你要把苗疆后宫文,这剧情发展已经很不正常了不是吗╰(*´︶`*)╯ 
  
下一秒,左爷不但把对方揍晕了。 
 
 
 

  我拍了拍手,检查了一下这女人并不算多的衣服,发现除了腰间有一捆碳钢丝线之外,短裙旁还有一把纤细的铁钎,筷子长,簪子造型,然而末端的那种锋利,让人心中寒冷。  
果然是有备而来,我将这两件玲珑秀气的武器给收拾好,不由得担心起比我先进入那镜墙之中的杂毛小道起来。 

 
 
 
……在妹子床上担心基友,可以这很左道,OK的。 
  
我就问有哪个同人敢这么写?! 
  
最后快到大结局卷,左道去反派老巢卧底,小佛算是彻底放飞感情线了。 
 
 
 

  我摇头,表示不解,而***则咬牙切齿地说道:“最可怕的事情,是左道两人从来都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好得跟基佬一般,很少有分离……” 

 
 
 
顺便介绍一下,别人也就算了,这位***【捂脸笑哭】,不给你们剧透就打码了,反正封号(?)情魔,除boss外基本是特大反派,而且是明恋陆左到疯魔的那种,某种程度上的因爱生恨前女友。 
…… 
哦。 
  
怕不怕!就问你怕!不!怕! 
  
我卖安利挑了最平淡的说,原著才更啧啧啧啧……行,第一本到这儿告一段落。 
  
苗疆Ⅱ因为换了主角(左爷堂弟兼徒弟陆言)看不下去,我就乱翻了翻,没细看。 
  
然而。 
  
【冷漠.jpg】 
  
说真的,你们随意体验一下。 
  
这是最经典的一段,陆言刚拜完陆左为师,师姐二春给他介绍左道以前的事儿。 
 
 
 

  想了想,我笑着说他们两个感情真好,叫法也独特,不过给人的感觉好基哦,你觉得呢?  
听到我的话,二春的两眼就冒光,一拍大腿,说太对了,你也发现了对不对,我就觉得不对劲,这两个人从认识开始,已经有六年时间了,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一块儿,生死相依,尽管师父红粉知己好像很多,但是真正在一起的,却没有一个,目前好像在沾点儿边的小妖姑娘,怎么看都感觉像是在玩过家家,你说说,他们两个不会是真的有问题吧?  
呃……  
我刚才只是随口一说,咱两个都是陆左的徒弟,有必要这么诋毁自家师父么?  
再说了,就算是,那也是师父的性别取向,你至于这么激动么? 

 
 
 
二春是左爷亲徒弟。 
´_>` 
重点是陆言那反应,【你至于这么激动么?】……讲理,哪天左道齐齐宣布出柜,估计江湖人都不带奇怪的。 
(众人:就知道你俩是弯的,终于在一起啦?鼓掌鼓掌,百年好合。 
大概像这样↑) 
  
而且外有一件事…… 
【一头磕桌上.gif】 
 
 
 

  虫虫在旁边拍了一下小妖,说你说话就说话,别往我身上扯啊……  
这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小妖娇蛮任性,没想到对虫虫却最是心服,被这么一娇嗔,居然歪过身子来,亲了虫虫的脸蛋一口,说好,不扯你。我说实话吧,陆左拿了石中剑…… 

 
 
 
 

  小妖被我这么一说,顿时就变得无比痛苦,她倒也懂事,将黑卡丢给了我,然后抱着虫虫,揉着她的胸,说虫虫啊,你还有没有珠子啊,再拿一颗出来,换点儿小钱花呗?  
她一脸期冀,而虫虫则奋力挣脱了她的“魔爪”,说你以为那么容易弄啊,那珠子我也是瞧它好看,贴身放了几个月才有现在的效果的。  
小妖继续往她的胸口摸去,说是不是啊?那把我也放你那儿,搁几个月吧?  
虫虫努力挣扎开去,羞红着脸,说你这个女流氓,干嘛的,当着陆言的面动手动脚的,真的是没羞没臊…… 

 
 
 
 

  这是她自从小妖出事之后,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白色鹦鹉突然开口了:“媳妇儿,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你不会不爱我了吧?”  
这声音,除了声线比较尖锐一些之外,跟小妖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我的天?  
虫虫蹲下身来,轻轻抚摸着那白色鹦鹉脑袋上的羽毛,柔声说道:“不会,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  
那白色鹦鹉听到,用脑袋蹭了蹭虫虫那张精致得让女人嫉妒的俏脸,嘎嘎地笑了:“我就知道,媳妇儿你最好了,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  
虫虫把它给抱起来,亲昵地说道:“我也是!”  
说罢,她还亲了那白色鹦鹉一口。 

 
 
 
 

  小妖被我一把搂住,顿时就叫唤了起来,说要死了,要死了,陆言你滚开,你这是耍流氓!  
我哈哈大笑,使劲儿搂着,说我就耍了,咋地?  
小妖拍打着翅膀,说你这是借机报复,不过陆言我实话告诉你,异性恋只是为了繁衍后代,同性之间才有真爱,你是不可能把我和虫虫拆开的。  
我看了一眼虫虫,发现这妹子居然很认真地点头,顿时就崩溃了,放开了小妖。 

 
 
 
虫虫……她是陆言……至少算名义上的……官配……就当第二部女主吧…… 
而我们的女主……陆左(名义上)的官配……小妖…… 
在苗疆Ⅱ…… 
终于…… 
弯了【bu
重点是小佛确实是个萌百合的啊!!【抱头大哭.jpg】 
 
 
虽然两本书的大结局,都在努力强行BG。 
 
 
  
但是最厉害的有这段。 
 
 
 

  在很久以前,陆左于大凉山蒙冤,无故失踪,杂毛小道为了帮陆左讨回公道,毅然决然地奔赴黄泉,结果后路被人断掉,无法回返,导致自己的掌教真人之位被公投出局,也给茅山祸乱埋下了伏笔。  
……  
然而世间是残酷的,此时此刻,他不得不再一次地作出选择来。  
在我看来,杂毛小道他是绝对不会惜身的,阻碍他作出判断的,恐怕也只有茅山宗压在肩头的责任了。   
然而,这样两难的抉择,谁又能够轻易作出来呢?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我很心疼他。  
这个男人,太不容易了。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唉…… 

 
 
 
…… 
  
嗯…… 
  
嗯???? 
  
???????what are you 弄啥嘞??????? 
  
小辣鸡你这么突然背诗!!!背的什么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你这么瞎tm用!我是该误解!!!还是不该误解!!! 
  
资深左道党陆言嚎啕大哭:我师父陆左和师娘萧大哥太不容易了!哇! 
 
 
我给大家划划重点。 
陆言对着萧克明背的这一句诗,如来是茅山,卿是陆左。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这踏马是一句 情诗!!没有其他!!实打实的 情诗!! 情诗!! 
  
【带满嘴血笑着吃官方玻璃味儿的糖.gif】 
 
 
 
 
安利到此结束,另外实话实说,苗疆几次大结局都是陆左和小妖官配,最后还订了婚【折腾多少年就特么死活不结婚愣先订婚,当晚左爷还跑去和哥们喝茶又刷一波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我不做任何吐槽/笑 
  
和你说个笑话,苗疆官配是BG【重音】 
 
 
 
 
至于攻受问题,其实左道左无差毕竟圈冷我也不看H……可是就算左爷会做饭会带孩子,依然攻得我根本站不住道左…… 
  
因为苗疆我跳了人妻攻的坑【微笑】 
  
上原著二人第一次被金蚕蛊走(bao)后(ju)门(hou)的分别反应,自由心证【摊手】 
  
左爷(刚开始养金蚕蛊): 
 
 
 

  我以为它放弃了,哪知菊花一痒,感觉一物从外往里钻,接着腹中一紧。  
它终于回家了,而我则泪流满面,我发誓再也不让它从嘴里爬出来了。 

 
 
 
小道(被反派摁着强制吸咳咳咳咳毒后陆左用金蚕蛊帮着戒,金蚕蛊嗜毒x)(默默佩服左爷的比喻能力): 
 
 
 

  我两个惊恐了半天,像一对酒醉之后醒来发现彼此都赤**体躺在床上的狗男男,有一种超出思维范围的惊恐。肥虫子不肯听召唤,我也沟通不上,偶尔连接,信息都是“好吃、好吃……”之类的,我们都很茫然地对望,大约五分钟,杂毛小道大叫一声“啊”,这一声颤抖着,孕育着恐怖、惊悚、别扭、难过……以及一丝小小的兴奋,很难想象出人类的语言能够包含这么多感情,我着急了,问怎么回事? 

 
 
 
 
 
【摊手】 
  
 所以《苗疆蛊事》左道,官方逼得同人走投无路自行了断的典范,列表们,有兴趣跳坑不? 
 
 
 
 
关于(女主)小妖的问题,我只能说虽然我萌bl在尊重bg官配的基础上,但女主都自己开后宫了,你让她和左爷bg你问过她的意见么?! 
  
而且对不起,除了妖虫我主要吃妖糖妖,欺负人cp戏份少吗,糖糖特么才小妖是官配啊【爆哭】 
  
放一段原著妖糖妖,可以说是苗疆系列全文唯一一段真心刀到我的,倒没什么特别,就非常戳心。 
  
 以下高虐,大幅度剧透,慎。 
 
 
 
 
 
 
 
 
 
 
 
 
 
 
 
 
 

    我们看到青虚虽然虚弱,但是那锦绣卦囊似乎蕴含着巨大的能量,一旦我们有何动静,他便能够立刻启动,将卦囊里面的东西摧毁。虽然我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看着小妖一副悲愤欲绝的表情,便知道是对她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既是如此,那么我们也必须帮她找回来。  
  青虚似乎还想着说什么,一直静默不语的小妖朵朵突然出声了:“萧大哥,别跟他说了……”  
  我们不解地看着小妖朵朵,只见她一双晶莹透亮的眸子里全部都是泪水,这个向来都是带着骄傲笑容的小娘哽咽得似乎话都说不出了,指着青虚左手上那没有一点儿动静的锦绣卦囊,颤抖地说道:“糖糖死了,早在他魔变的时候,糖糖就已经没有气息了,我能够感应得到的……”  
  我们难以置信地看着青虚,这个狗日的,手上的人质死了都还跟我们矫情半天,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被小妖朵朵一语揭穿的青虚脸色大变,居然将手上的卦囊往我们这边使劲儿一砸,然后转身朝着反方向逃去。然而他没有跑出两步,脆弱得如同玻璃一般的身子便传来了几声清脆的骨骼破裂声。  
  他栽倒在地,口中不断地咳出黑色粘稠的鲜血来,然后浑身收缩成了一团,神经质地不断抽搐。  
  在青虚如同鬼怪的哭泣声中,逆北斗黑魔变迟迟而来的反噬,终于爆发。  
  小妖朵朵跪在了青虚丢弃在地上的那个锦绣卦囊前,将束口的红绳结小心解开,从里面颤抖地取出了五片连在一起、鹅掌一般模样的蓝色叶子,小手轻轻地抚摸着这叶子上面的脉络,轻柔而舒缓。我在她的后面,看到她削瘦的双肩不断颤抖,似乎在哭泣,悲伤得难以自抑。  
  我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从佛经上面看到的关于修罗彼岸花的描述:“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这叶子就是小妖朵朵离开我时,曾经说过的青梅竹马吧? 

 
 
 
小妖和糖糖一株修罗彼岸花生,花妖和叶妖,据说作者设定是雌雄同体,但仅看二位化的人型。 
  
小妖是妹子。 
  
糖糖也是妹子。 
  
这种千年不得一见虐身虐心的设定写什么爱情不行硬特么和我说是纯洁青梅竹马(青梅)友谊……我不信,你信吗😊 
 
 
 
 
 
 
 
 
安利带粮,粮自建的tag在这儿, 白日见鬼(左道),支持订阅更新提醒,近期准备更文,欢迎同好来😉 
   
附文的大致设定说明w
  
✘划重点,文是原创角色视角 
 原创女性人物 
要吃不下退回去吧真的_(:з)∠)_
好的说设定,妹子真·鬼,有个并没卵用的身份背景而且也不打算用,不腐不弯不助攻,脑回路清奇啥实话都敢往外勒,嘴刀人怂 
✘蛊二剧情扯得我……还有邪灵教内部……【砸牙花】一个个的贵圈真乱,弃权,弃权。 
接着蛊一写,借用蛊二部分情节,脱离原著瞎写一气,设定大致靠编,欢迎挑刺。 
✘更新十分稳定请组织放心 
✘苗疆是小佛的,原著风tan90°,我只负责OOC,段子体短文合集,有主线剧情,没有文笔 
✘左道已经在一起了,可能一句话双城一句话杨赵之类,在下亲妈晚期,本文无虐,全程糖糖糖糖糖糖HE
✘大致情节是天山大战后差不多蛊二开始的时间。 
出了个案子左道去查,发现被指认成嫌疑人的女主毫无嫌疑。 
紧跟着二人被栽赃,顿时明白被坑了,立马顺水推舟深入敌方内部。 
接下来就是惊个悚悬个疑,怼怼反派打打怪,各种跑路满地遛,人鬼关系和谐相亲相爱共同建设和谐社会的故事【不是的 
【我也挺好奇这么个题材是怎么活生生让我写成了日常向…… 
✘等我整理好存稿,每天下午更新,随时欢迎同好来,真的哭着喊着求搭理,红心蓝手回复私信什么都好,谢谢您看文,给您磕头【咣咣咣】 
  
【点Tag看粮hhh】 
↓↓↓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