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墨淋漓

对对对点开这里

亲妈
博爱党
纯HE狂魔
爱谁使劲吹
百合言情耽美
风格特别飘
更新随缘
评论控
文废


摸鱼小能手,感谢关注
祝逛主页愉快,笔芯

#左道#白日见鬼(段子体/57-66)

食用提醒>

*原创角色视角,不适应就换一篇吧【。

*OOC

*红心蓝手随心走但特别欢迎评论讨论OvO

*有主线,挖出伏笔有惊喜的hhh

*安利+具体设定+扫雷点我,前文见“白日见鬼(左道)”tag

*阅读愉快w





57.

生平第一次被当嫌犯,激动,我睡不着。

我这么回答。

陆左:“……”

他擦了擦手,语重心长道:“没关系,冷静点,以后想试,还是有机会的。”

我:“……”

……谁踏马想要这种机会?!

大眼瞪小眼也不是个事,坐了会儿实在闲得抖腿,我没话找话,半开玩笑地问:“都是跑路路上休息,但你们为什么选这儿?风水好不成?”

陆左一抬眼,手里捞了根树枝,在地上画了个圈,给我此划方向:“东边儿——”

我急忙打断:“别别,我不认东南西北,只知道上下左右。”

陆左嘴角一抽,重新组织语言:“……我们来的那个方向,原路退回去,市中心,又靠着名胜景区,交通线路四通八达不容易被堵。”

“如果顺着这条路一直往上去,基本是泰山上没开发的山岭,太陡了没人去,适合隐匿行踪。”

“这里,向右边拐,”陆左做了个记号,“你稍微记一下方向。翻过三道,基本就进入泰山景区范围了,原居民居住的小型村落,找一找有个道观,就是明天我们要去的地方。”

“最后就是从左侧绕下山,路不好走,有泉瀑,连着水潭水库,地下水系连通,如果有情况可以直接掉头离开。”

说罢他扫了我一眼,语气无比淡定。

“老萧占卜发现的,意外之喜。”

我:“……”

我能说什么?!

大兄弟你经验好丰富啊?

跑路技巧真的贼拉熟练?

还有你说最后一句话时淡定归淡定,但那种诡异的自豪语气是特么闹哪样!

  

58.

我又和陆左东拉西扯聊了会儿,他明显是见多识广的类型,横竖能接上话,能聊的那种,不怕冷场。

说着说着我便开始犯困了,迷迷糊糊缩在角落里昏迷了半宿,直至半夜被气势磅礴的雨声吵醒。我的眼睛半睁半闭,看见洞口外已然是一片水帘,听着就砸身上疼。随即我又想起鬼应该是自带穿透加成,跟着模模糊糊记起萧克明说的连夜赶路会有差错,顿时感慨算的真准,动了动趴麻了的胳膊,向他的方向望了望,第一眼瞧见的却是不在洞口守夜的陆左。

他挪动时发生的动静小之又小,悄无声息,刚把睡得正香的朵朵嘴角流出的口水擦干净,小姑娘缩在角落,很是乖巧。这会儿陆左正半蹲在地上,小心地把萧克明压在身下的外套给他一点点扯出来,重新盖好,细心地帮他挪到挡风的位置。

我咸鱼躺在洞口,猛然间感觉偶有细密的冰冷雨丝打在脸上,胡乱的拍。

大夏天冻得我一个机灵。

  

59.

后半夜我一直没睡着,好不容易熬到他们仨收拾完毕,才注意到蹲在洞口满脸颓废的我。

萧克明奇怪:“怎么了这是?”

我冷漠:“一时间失去了理想。”

“……”他啧啧两声,看了我两眼,挽住朵朵的嫩藕一般的胳膊,转头去和陆左理论装备所有权的问题,终于把一个巴掌大的精致袋子塞到陆左怀里。

出了休息的地方,我方开窍意识到由于地理知识问题……

下过雨的泰山,起雾了。

那种茫茫大雾,外语系的语文水平不到家,那什么云雾迷蒙啊,渺渺茫茫啊,你们自己脑补一下,跟舞台干冰效果爆炸了一样。

于是十米之外人形都看不出来,尤其在这种树木密集的原始地带,就很特么尴尬了。

草木皆兵在继为他俩量身定做的如胶似漆后,在我的人生中,变成了第二个写实的形容成语。

额……话说如胶似漆是这么用的吧?

  

60.

陆左很有道理地安慰道:“泰山日出和云雾都挺出名的,就当观光旅游,长长见识不算白来。”

我:“……”

说着陆左摸了摸朵朵的西瓜头:“好好观察一下,暑假作业不是有游记吗,写个两百字差不多。”

小姑娘当时眼睛就睁大了,一脸委屈,小声的说:“陆左哥哥……我……能不能不写啊……”

“不行,”陆左道,“作文要好好练,不然升三年级就得补了。”

朵朵:QAQ

我:“……”

果然天下爹妈都一个培训机构出来的。

不过就是……你们丫儿到底是来逃匿的还是来旅游的?!

  

61.

然后我莫名地想起当年在百度上搜“小学游记”,出来的第一篇,第一段儿是这样写的。

【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晚上,因为我们坐落到了长白山脚下的一个小县城,准备去游览有名的长白山。】

我试着想象了一下朵朵的作文。

【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晚上,因为我们坐落到了泰山半腰的一个土坑里,准备游览着名的泰山,身后还有一个团的公安人员随时准备对我们进行抓捕,可激动人心了。】

我:emmmmm……

那一瞬间,我突然心疼起这孩子。

毕竟暑假作文真心不是人写的。


*【】内例文内容确实来自百度,原句【在一个激动人心的晚上,我们坐落到了长白山脚下的一个小县城,准备游览着名的长白山】,为了写文修改了点,侵删侵删2333

  

62.

浓雾之中我走的颤颤巍巍,总不好像朵朵一样叫陆左也牵着我,我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队伍中,生怕一个趔趄的功夫人就没了。

这时候以前深更半夜连刷盗笔鬼吹灯的后遗症就出来了,白雾茫茫中脖子后面莫名凉嗖嗖的,一步三回头,总觉得后面有人,瘆得慌。

“……有人?就算有人不应该害怕自己面前有鬼吗?你怕个什么劲儿?”

后来陆左匪夷所思地问我。

我:emmmmmm……

完全无法反驳。

  

63.

再后来镜姐总算是帮我琢磨出了个还算靠谱的答案。

“大概是……额……”她眨了眨眼睛,委婉道,“他这俩人吧,自带的气场,又吓人,又吓鬼的。”

我:emmmmmm……

放弃反驳。

 

64.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左道。

  

65.

依然是后话。

眼下四人磨磨蹭蹭按着陆左昨日晚上给我此划的路线爬上了景区样式整齐划一的台阶,因为视野受限还废了点功夫,绕了点岔路,还好一路到底没有什么波折。

尽管山里消息比较封闭,通电视也不一定把新闻放在心上,不过稳妥起见,陆左给我们挨个看了下装扮。他自己没事,虽然长得不错,但稍微低调点就好,不是特别引人注目的类型。萧克明把道袍换下来,猥琐气息谜一般的消失不见,距离外出写生的艺术系大学生只差一本素描本,神cos。而我嘛……反正也没人能看见,万一被人看见了,那马上拔腿走人绝对错不了。

至于朵朵,陆左迷茫地对着她迷茫的小脸研究了半天,拿头绳把她的头发扎了起来。

发型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

但小姑娘的那种西瓜头硬扎起来,扎的人还是常年不打理孩子造型的耿直男性……

……唉。

唉。

不说了,大家都是过来人。

意思意思心疼朵朵。

  

66.

不管怎么说,至少陆左这招气质改变是成功了,把小丫头的脸挡起来保证她妈都认不出来的,简直从阳光活泼小萝莉一秒堕落成颓废街头小混混……这神特么落差……

……

唉。

再意思意思心疼抓捕人员。

也挺突然辣眼睛的。

辛苦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