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墨淋漓

对对对点开这里

亲妈
博爱党
纯HE狂魔
爱谁使劲吹
百合言情耽美
风格特别飘
更新随缘
评论控
文废


摸鱼小能手,感谢关注
祝逛主页愉快,笔芯

#左道#白日见鬼(段子体/130-137)

食用提醒>

*原创角色视角,不适应就换一篇吧【。

*OOC

*红心蓝手随心走但特别欢迎评论讨论OvO

*有主线,挖出伏笔有惊喜的hhh

*安利+具体设定+扫雷点我,前文见“白日见鬼(左道)”tag

*阅读愉快w





130.

他们唠嗑告一段落,萧克明重新确认罗盘的工作,恍然大悟地表示是此地阴阳失衡,正要探头和陆左坐一起研究怎么修理,行动果断的小妖二话不说就把我从镜子里揪出来塞进去。

然后罗盘就正常了。

我:……哦。

行吧虽然被人捧着感觉很奇怪,但总比一直耗在这儿强。

萧克明有一搭没一搭地拨弄着骨针,溜达着看风水,感叹道泰山洞天福地不愧是幽府门口啊,地势厉害,可惜了他们晚来一步让歪门邪道白捡了个漏,不然又是处修行宝地。

陆左和他并肩而立,四处打量,看着就轻轻咦了一声,道老萧,此处是不是有天地灵阵啊?

  

131.

闻声萧克明侧目,颇为意外道行啊小毒物,这都能看出来?什么时候背着人修阵法去了?

陆左摇头,笑道你整天和我在一起,怎么背着?以前和大人瞎聊的时候它提过一嘴,说当年脱出幽府时曾无意发现泰山上有几个残缺的灵阵,只是行动仓促来不及仔细观瞧。后来找桃元那次大人再去,却怎么也找不着,我们怕不是歪打正着了。

萧克明啧啧半天,正好也转了一圈下来,啪得合上罗盘盖,叹道歪打正着嘛,着是着了,不过麻烦也大了。

我晃晃悠悠从罗盘里爬出来,蹲地上晕乎,听见陆左问他是什么回事。

萧克明挨个指了指天,山,和面前的湖泊,开口道:“这阵法玄妙不假,但破之有法门,若仅仅是个灵阵我倒不怕。”

“可这里……”萧克明眉心紧皱,半晌吐了口气,“大人看到阵法残缺,应当是角度的问题,看得又太急——因为从这里的天地灵气来看,它们非但不是散落的残阵,恰恰相反,山川水流的气和门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是个彻彻底底的天然大阵!”

  

132.

听萧克明这么说陆左的也眉头一皱,出声道这样讲,除非有人花时间勘测绘制整体的阵法图,再来慢慢破解,否则根本开不了?

萧克明无奈道至少以我对阵法的了解,眼下破不开,若是有极为精通之人方可一试——甚至说严重点,天然的灵阵自古至今极为罕见,茅山宗那处已经称得上规模颇大了,但这里与之比起来简直不相上下。就算大人此番亲自前来,估计一时半会儿都难以解决。

说着他叹了声,喃喃道也难怪这么多年邪道难以根除,不光是邪灵教余党,有这种地界做庇护所,哪个能摸进去哦……

陆左倒没他那么忧心,拍了拍他的肩膀,半点不急道换个角度想,借这里的灵阵隐蔽一用,我们找不到入口,围堵的来人一样找不到我们,输一局扳一局,不亏。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不能憋死在这儿,你和朵朵他们都在,这么多人呢,还怕没辙?不如先想想晚上吃什么别被饿着。

  

133.

远处小妖在陪朵朵扔石子玩,我坐他俩旁边听陆左和缓过神的萧克明突然聊起来晚饭的事儿,一阵心绞痛。

好像一不小心误入了什么大型家庭野餐聚会现场。

  

134.

虽然陆左看上去十分淡定,萧克明收拾一下也是同样无所谓,但简单用完餐找找休息的地方,安排好我们几个再加上防御隐蔽的保护措施,他俩又跑出去连夜踩点研究破阵之事了。

小妖时不时玩个失踪,不知跑去山里哪个隐蔽点勘探情况。朵朵基本跟着陆左在湖边寻找线索,萧克明则长时间沿着风水线来回卜测,一刻不得歇。

这样忙忙碌碌过了四天多,期间连续数次与抓捕人员擦肩而过,幸让陆左言中,借灵阵避身,有惊无险。挨的最近的那次,小妖被逼得不得已一个猛子扎水里躲了半个钟头,起来的时候冻得直打喷嚏,指着他们的背影破口大骂,愤愤不平,那骂人的技术听的我拜服。

这次潜水不仅让她躲开追捕,更有个意外之喜——小妖在水底发现了大阵“遗漏”的一角破口。

随着他们破阵的进展,抓捕搜寻的人出现的频率渐渐提高,连我都能看出他们大概也离发现这阵法不远了。如果继续躲下去,暴露只是时间问题。

第七天的时候,陆左终于动真格了,和让他小心点的萧克明交代完,久久对视没法结束对话,干脆以亲了他一口做结。

然后趁着小妖捂朵朵眼睛的功夫,独自一人从小妖落水的地方潜了下去。

  

135.

萧克明从行为表现看上去一向没心没肺,结果这次焦躁得活生生让我遭到传染,紧张陪着他在水边从早蹲到晚。陆左似乎对湖水的腐蚀有免疫,但他仍然估算了一下安全入水时间,隔一会儿一掐算,然而等到太阳西斜,水面依旧没有吐出人。

太阳消失在泰山西山后,萧克明站起身回头去找背包,我一看时间显示,距离陆左进湖十八个小时还差四分钟。

我觉得满十八个小时再不见人,他也得往水里跳了。

平时暴脾气的小妖话少得出乎意料,尽管自己也面色阴沉眉头紧锁,不过仅仅在不停地安慰朵朵,并未出声抱怨,见萧克明有动作立刻追了过去。

镜姐磕着瓜子掀起帘子,我看着她一边把瓜子仁往地上扔一边嚼瓜子壳,犹豫该不该说话。

想了想,我小心地问她:“姐,你知道陆左怎么样么?”

镜姐作为法器和所有者之间有隐约的联系,不过听我问,她只是摇头:“不清楚,入水后感应就断了,应……应该没事。”

她又顿了顿,语气忽然变肯定:“不然我会有感觉的。”

“……他也会有。”

镜姐抬头,目光扫向重新走回来的萧克明。

气势汹汹得像要去填湖。

  

136.

然后备受召唤的陆左就上来了,破水而出。

他抹了把糊了一脸的湖水,笑着冲岸上挥挥手,朵朵当时眼睛就亮了,噔噔噔向他冲去,又哭又笑,跌跌撞撞游着扑上前,搂住他脖子。这边小妖先是一顿,立马口中开骂臭陆左,追过去把朵朵打他身上抱下来,怕他体力不支直接跪在湖里。

陆左给她俩晃的有点站立不稳,笑得倒挺开心,伸手和萧克明一握,眯眼道老萧之前你给我渡的一口气帮了大忙了,要不,给你渡回去?

萧克明二话不说凑上去就是一口。

  

137.

我:“……”

小妖:“……”

朵朵:“……陆……?”

小妖傻了两秒,听见朵朵的声音赶紧给她转个身用力抱在怀里,遮住耳朵,怒气冲冲对着他俩一串骂,语无伦次高声说要死啊!你——你俩——臭陆左!你、你,朵朵还在呢!耍流氓!

紧赶慢赶到跟前的我向下一个猛子,痛苦地将头埋水里吐泡泡。

……我应该在水底,不应该在这里。

卧槽扛不住了小妖你也抱抱我行不行……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