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墨淋漓

对对对点开这里

亲妈
博爱党
纯HE狂魔
爱谁使劲吹
百合言情耽美
风格特别飘
更新随缘
评论控
文废


摸鱼小能手,感谢关注
祝逛主页愉快,笔芯

#左道#白日见鬼(段子体/138-145)

食用提醒>

*原创角色视角,不适应就换一篇吧【。

*OOC

*红心蓝手随心走但特别欢迎评论讨论OvO

*有主线,挖出伏笔有惊喜的hhh

*安利+具体设定+扫雷点我,前文见“白日见鬼(左道)”tag

*阅读愉快w





138.

萧克明不知道何时恢复了吊儿郎当的语气,闻声转头,神清气爽道诶,这话说的,又不是对你耍流——哎哎哎住手!住手!疼!

气得小妖抓着朵朵的手,追他丢水球,陆左亲完跟磕了几管回血剂似的,神闲气定。等他俩打闹得差不多了,这才说话:“行啦,小妖你也……咳,我说说下面的情况吧。”

这句比劝架好使多了。尽管小妖仍是气呼呼的,但听话停手,使劲瞪了他俩一人一眼,哼了声,示意他说话。

陆左招招手让人围拢过来,平静地说:“入口的位置我已经确定了,既然你们东西都收拾全套,干脆趁他们搜索范围未到,直接下水,一鼓作气进去为上策。”

小妖意外道不是吧?你都找到进去的办法了?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萧克明关注点却不是这个,听他这么说一皱眉头,说你下去大半天不休息一下?

陆左摆手,指指小妖说我没事,多亏她摸的范围准,没费太大功夫,不用浪费时间了。

见他如此萧克明微微松了表情,小妖被夸自然高兴,但想起刚刚的事,又板起脸,不满道那当然,小娘是谁,一个破洞而已,哪可能找不着。

陆左笑道那是,你最厉害——但问题是,入口有了,只是阵法压在上面,进不去。

  

139.

朵朵听得懵懵懂懂,不过能明白“进不去”是什么意思,有些难过地说进不去……陆左哥哥,我们之前都白忙了吗?

陆左看她泄气,心疼地拍拍朵朵的西瓜头,安慰道没有白忙,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萧克明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一挑眉,小妖却耐不住,瞪他骂有话直说!别卖关子!

陆左无奈,清清喉咙道从外面,我们确实打不开,可里面的人总能打开。而这阵法再密不透风,一旦有人破开个口子,定能进去。

小妖一怔,立刻问怎么让里面人开?敲开么?

陆左冷静道是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制造点引起内部不稳定的乱子,里头被一惊,为保险起见必然出来查看。

他说得条理清晰层次分明,然萧克明并没有立刻应和,想了会儿,提出疑问道小毒物,你这话虽然没错,但这么些年宗教局愣是束手无策,肯定试过这法子。如此看来里头守卫必定多疑,就算把山炸了都不定冒头,除非天塌了啊?

话说着萧克明抬头望了望乌云密布不见星月的夜空,声音低沉,陆左跟着抬头一看。

……我没看天,我看着他俩,突然有点害怕了。

你们是要炸山还是炸天???

  

140.

我去问镜姐。

镜姐嗤笑道你瞎想什么呢,怎么可能炸天,他们闹出的最大的乱子不也就是……额……

镜姐说着说着,闭口不言,神情忧郁。

半天她不确定地看着我,说要不,你先做做心理准备吧?

我:“……”

  

141.

那么问题来了,左道要搞事情,最合理的应对措施是什么?

答:锻炼好自己心理素质就行了小可爱,别想太多,人生苦短,且行且珍惜。

啧啧啧不扯了,继续观望事态发展。

当然陆左要说的方法没什么日天日地的部分,而是话锋一转,反问萧克明之前大师兄说鬼市里有内线,有没有提其他的了?

萧克明回忆道那人进去得有六年上下,卧底经验丰富,做事稳重,已经被通知接应我们,怎么?

陆左一笑,说既然经验丰富,又是卧底,主要目标定是去探消息,不混个一官半职哪行。在鬼市这种近似封闭的地方,对外界极为排斥,可内部绝对不应像普通的邪道聚集处那样勾心斗角互相戒备太重,会过于影响相处平衡,是大忌。既然如此,这位接头的前辈定然早混入其中,而且职位不低,否则不可能六年多不暴露。特别是这个做事稳重么,接了通知自然会立刻策划好各种步骤,我们也许可以把目光放开一点,多相信一下接应的水平。

萧克明沉默了会儿,艰难道那你的意思……他应该就在入口的地方,随时等着给我们开门?

陆左点头说正是此意。

  

142.

“这猜的太冒险了。”萧克明和陆左对视着,缓缓地说,表情却慢慢化作笑意,最终哈哈大笑一拍陆左的肩膀,爽快道险中求胜!道爷我喜欢!

陆左和他两手对合,也一乐,说别忙,咱不能这么往里硬冲,不然让自己人打了那多冤枉。

萧克明满不在乎道你就不正经吧,想出解决的折儿了就说,还让哥哥夸你不成?

陆左哎了声,一抬手亮了个东西。

吓得我没嗷一嗓子蹿镜姐身上。

靠他最近的萧克明也被吓了一跳,脸差点憋青了,慢慢退了一步,满面友尽的指着陆左咬牙切齿骂小毒物你你你你你……

拿个蚂蟥干什么?!

  

143.

蚂蟥就是那个蚂蟥,别名水蛭,成人大半手掌长,肥的骇人。唯一奇怪的就是它非但不吸在陆左手上,反而挣扎着想逃跑,被他一手掐住,心如死灰放弃挣扎。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萧克明抖的没比我好哪儿去。

陆左同样是一脸嫌弃,两根手指捏着蚂蟥悬在半空,说也不干什么……我就想起来一事,那位是六七年前去鬼市卧底,和外界隔离了六七年,那会儿我俩的名号还没出来呢不?

萧克明听了一怔,也不在意它了,一想说对啊,这合着麻烦了,到时候脸对脸谁不认识谁,诶,但大师兄总不能一点消息不给他吧。

陆左啧道老萧我俩又不是没卧过底,就算得了信,还不是含糊得跟抹了十八层马赛克似的。大师兄给消息估计是挑最显眼的给,那你说,道上一提左道,最先想起来的是什么?

萧克明认真思索片刻,迟疑道鬼剑雷罚……?

陆左顿了下,答是没错,不过总不好就操刀砍进去,你要来个飞剑引雷更不得了了,场面太大,那不行。

萧克明又看了看虫子,又看了看他,恍然大悟道是了,符和蛊虫是不是——啧啧小毒物你不说我都忘了,肥肥不在,你回去炼蛊了啊。

  

144.

陆左就笑,说一开始我没想起来这茬,结果水底一下去,密密麻麻的蚂蟥……

站一边的小妖顿时炸了,一双桃花眼圆睁,又惊又怒:“什么?水底全是?都这么大?!”

陆左诚实地说额,全是倒不至于,大小嘛……这个是最小的了……

我作为一名同性可以完美解读出小妖一脸抓狂下的崩溃。

幸好陆左没那么直男的鼓励小妖“虫子有什么好怕的,踩死就行”,而是安慰道之前炼了个半成的蛊,用在这儿正好,虫蛊一来可以自由出入阵法屏障做信号提醒内线,再来可以驱蚂蟥,一举两得嘛。

听到这句小妖总算安心了一点,紧张的握着鞭子多问了两遍能不能驱干净,得到陆左的确认才放松下来,还是杀气腾腾地瞪着水下,抱着胳膊。

那如临大敌的,看得我跟着浑身难受,毕竟陆左描述的画面……太特么精神污染了……

  

145.

这厢安排妥当,重新清点人数,把不必要的东西全部丢下。销毁完痕迹,陆左理了理衣物,带头扎进水中领路。

水下和水上的清澈见底完全不同,游的时间不长,水质莫名变得浑浊起来。说浑浊其实不太贴切,因为没有泥水的那种杂质感,只是单纯的视野受限,温度似乎降低了不少。

做鬼就这个好处,游泳不用担心肺活量,我挨个看了看他们,只有萧克明脸色不佳,微微发白,但都没有气息不够的反应。想来几人来历不凡,应该不会有事,便向他们多挨近了点。

一路无话。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