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墨淋漓

对对对点开这里

亲妈
博爱党
纯HE狂魔
爱谁使劲吹
百合言情耽美
风格特别飘
更新随缘
评论控
文废


摸鱼小能手,感谢关注
祝逛主页愉快,笔芯

#左道#白日见鬼(段子体/146-151)

食用提醒>

*原创角色视角,不适应就换一篇吧【。

*OOC

*红心蓝手随心走但特别欢迎评论讨论OvO

*有主线,挖出伏笔有惊喜的hhh

*安利+具体设定+扫雷点我,前文见“白日见鬼(左道)”tag

*阅读愉快w





146.

陆左一直保持在我们前方的一定距离,应当是他说到做到,驱蛊及时,没有让那令人光听着就头皮发麻的画面出现在眼前,我也稍稍安心。

不多时他们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我努力观察,才发现眼前出现了个巨大的遮挡物,越靠越近,然而贴到跟前再望,它反而消失了。

我摸不着头脑的功夫陆左回头望萧克明,口中吐出一串水泡,用嘴型和他说着什么。

萧克明挥手应答,小心游过去,伸手轻轻覆在那个并看不见的“遮挡物”上,凑近细细观瞧。他埋头捣鼓了一会儿,冲陆左一招手,随后对站在两米开外的我们一通比划。

我没有他们之间的默契,干瞪眼,迷茫不知所措。身边的小妖一只手捂着朵朵的小脸,另只手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摁在我自己的眼睛上。

……好的,懂了,请开始表演。

  

147.

几秒后,我感觉湖底微微抖起来,并不剧烈,但我是随它从脚抖到头,感觉一股巨大的水流源源不断的从左后方涌来,整个人直愣愣僵成一块板。

似乎过了半个世纪,我才敢睁开眼睛。视野恢复正常的一瞬间,我听见屏障的另一端,好像是非常远的地方,传来模模糊糊的嘈杂声响,是有人在大喊大叫。

紧跟着湖水无端震荡起来,在我的正前方的位置,一片黑黝黝的“门”一点点、一点点的移开来,露出了能让成年男子侧身勉强通过的过道。

陆左和萧克明相视一笑。

——事成了。

我瞎了。

  

148.

这个“通道”非常的狭窄,而且我鬼穿墙的体质不再好使,用了很大力气才挤过去。重新站到湖底的一瞬间,那“门”立刻消失无踪,我回头依旧是望不到头的灰蒙蒙湖水,好似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更像一时的幻觉。

没时间琢磨这是什么操作,前方萧克明简单探底后急着打手势催促我们动作快,我明白这会儿不是耽误的时候,连忙追上他们的动作。

这次前游的时间相当短,跑两百米的空挡已能看见岸边……以及岸边黑压压一大片。

小妖哽了下,我看她捂着嘴表情扭曲,忍得很辛苦,不忘恶狠狠瞪岸上,恨不得赶紧急离开水。

陆左放轻动作,缓缓浮出水面,我看不到他在望什么,但很快,我被萧克明一拽,马上跟着上浮。

萧克明冷静地说我去探路,你们一定一定等信号再过来,一有不对马上跑。

陆左苦笑,说什么信号?鬼市里头能人什么样的都有,现场编一个天不知地不知就你知我知的?

萧克明沉吟,随后果断道就等我叫你宝崽吧?

陆左大惊失色。

啊,并没有,他只是一把摁住萧克明,脱口一句不是你等等!!

陆左以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眼神看着他好一会儿,最后脸色复杂,说我去吧,太羞耻play了。

……可以说很会玩了,向大佬低头。

折腾一圈岸边果然有一人半蹲着盯水面,一脸漫不经心的懒散,中年模样,头发垂到肩膀挡住大半脸,看不清面容,就是一对鹰一般的眸子明亮非常。我爬上去的时候,他正死死捏着陆左的肩膀。

他们几位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转眼间衣物干了个彻底,没有丝毫从水中爬上的迹象。

我听不清他们的交流,但能看到几个人的口型在变,可能在对什么天王盖地虎小鸡炖蘑菇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之类的暗号……吧。

无所事事的我学电线杆子杵一边,一通瞎瞅,只见数米外一尊倒了下去、被另一块尖型石头撑住的巨石,上刻了两个放纵不羁的古体字,殷红殷红的,鬼气森森。

“石头上写的什么?”我小声问小妖。

她一抬眼,撇了撇嘴,说鬼市欢迎你。

  

149.

估摸两分钟后这暗号是对上了,双方都松了口气似的,那人摆摆手让我们往后退。待到站定,我才意识到我已经紧张得腿一个劲转筋,小妖冰凉的手指紧紧握着我的胳膊,不让我抖得太明显,往她身后拽了拽。

岸边聚了十来号人,往水里倒油,又点火,企图驱赶蚂蟥群。我注意到陆左背在身后的手小幅度地掐了几下,水里的波纹慢慢小了下去,密密麻麻的黑影逐渐四处逃窜。

领头光头一身横肉,骂骂咧咧抢过打火机,又点了把,火“轰”一声更旺了,口中不住地骂:“……哪个狗日的整天倒抻虫子,你,去董头的地方,告诉他再敢收钱不抓人,老子给他剁了喂狗!”

被点到的那人唯唯诺诺应着声,麻溜地快步往回跑,都带了一阵灰起来。这光头把人骂完,一回头,看见那位,换了个亲切的表情:“老三,就是群虫子,让你白跑看场笑话,要不天也不早了……?”

老三仍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那双眼睛不知何时变得十分浑浊,耷拉着眼皮,咧嘴一笑:“没事,没事,既然这样,我就回去了,您忙。”

光头连连点头,可当他目光移去老三的身后时,不大的三角眼中突然寒光一凛,语气有些危险:“诶,这几个人哪来的?”

  

150.

老三毫不慌张,抬了下眼睛,不耐烦道:“不就前两天,那边、那边来的!”

光头哦了声,表情换了一换,有所怀疑地问:“都两天了,还没安排?而且……”他的目光在小妖那儿定了会儿,从朵朵和我身上转了一圈,“不是三个的嘛?”

让他毒蛇一般的眼睛对上,我后背直冒冷汗,不敢轻举妄动。

老三听他这话呸了下,有意抬高声调,拍了拍衣兜意有所指道:“那不,我们鬼市办事多快,就是凭白多出两个脑袋,只交不补,白占便宜嘛……”

光头又看了看,露出顿悟状,不屑地挤了挤眼睛,嘲笑道:“合着是愣头,生意都不会做,还想来发财……行行行老三你忙,该如何就如何,啊。”

“看什么看,走了!”闻声老三一转身,凶神恶煞地斥道,表情谨慎地使了个眼色,骂个脏字,推搡了陆左一把,“腿脚利索点!”

陆左进入角色状态非常快,立马梗着脖子回骂,正巧脸上有道刀疤,竟带出几分匪气,和老三比起来毫不逊色。萧克明跟着上去帮腔,不知道换了哪儿的口音,根本听不出平时他哄朵朵的脾性。

至于我怂了吧唧的跟上就行了,听他们连吵带喷嚷嚷出几条街,转了好几个角,这才熄了架势。

那老三左右看看没人,向下压了压手示意陆左和萧克明放松,自己掏出一大串哗啦啦响的钥匙,用力转了几下弹出锁头,打开黑灯瞎火的房间。萧克明燃符照明,进屋前后里外看看,把几盏灯点亮,走在最后的小妖关门锁紧。等到几人都在前门这边一张破旧的桌子边坐下,这人把头发撩了撩,坐直身子抹了把脸,先前颓然消失无踪。

  

151.

我定睛一看,方发现他的年龄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可能只比萧克明年长几岁,刚刚被遮住的额角有道已经愈合的伤,疤痕明显,血色的口子隐隐流动着咒纹。

陆左也在打量他,率先开口:“敢问阁下贵姓?”

“免贵姓李,李闲,”他轻轻咳了声,双眸清明,举手投足沉稳,指尖轻轻敲了敲桌子:“两位可是应陈老大通知前来的江湖翘楚,左道二位?可方便把人和名合起来介绍一下?”

李闲说起话来很是正式,但带着点玩笑的意思,陆左见状同样松了语气,开口道抬举,小子苗疆三十六峒清水江流一脉陆左,这位是萧克明。

萧克明略施一礼,一样答话,说茅山……萧克明,叨扰了。

李闲点头道萧道长不用拘谨,陈老大之前也说你是他的师弟,此番你二人落难实属有人栽赃陷害,有幸能搭把手,无需客气。

几人简单客套几句,气氛渐渐融洽,二话不说称兄道弟。谈着谈着便提到他们破屏障闯入一事,萧克明略显担忧问会不会惹麻烦。

李闲摇头道有我兜着应该不会怀疑,而且正巧前几日有来的人,你们套套身份,到时候万一有人查,塞点东西完事,记得用白棉布包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儿还是鬼市,鱼龙混杂玩虫子的不少,随便栽个人就行,这倒不怕。

说着这一直淡定的男人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表情一阵不忍,古怪地问这调水蛭引注意力的折,是谁提的啊?

  

【前方尬能hhh】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