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墨淋漓

对对对点开这里

亲妈
博爱党
纯HE狂魔
爱谁使劲吹
百合言情耽美
风格特别飘
更新随缘
评论控
文废


摸鱼小能手,感谢关注
祝逛主页愉快,笔芯

#左道#白日见鬼(段子体/152-161)

食用提醒>

*原创角色视角,不适应就换一篇吧【。

*OOC

*红心蓝手随心走但特别欢迎评论讨论OvO

*有主线,挖出伏笔有惊喜的hhh

*安利+具体设定+扫雷点我,前文见“白日见鬼(左道)”tag

*阅读愉快w





152.

陆左愣了愣,答话说额,是我……

李闲努力的挑了挑嘴角,约摸是想微笑,最后失败了,哭笑不得地说陆左,陆左……我说陆老弟你这名字怎么听着耳熟——苗疆蛊王,名不虚传,难怪蛊虫能使的这么……嗯……炉火纯青……就地取材……

我看着他的表情,陡然间有了种遇见友军的亲切。

看来膈应虫子这个和性别年龄无关,真是来自灵魂的条件反射。

  

153.

李闲挣扎着夸陆左的功夫,萧克明和陆左坐的近,我就听见陆左无不忧心的和他打商量,小声嘀咕说老萧,你看他别不是对苗疆和蛊王产生什么误解了啊……

萧克明用同样挣扎的语气说小毒物,这玩意儿啊,一般人在看你这么干之后不仅要产生误解,更要觉得你有什么奇怪的癖好,指不定还得怀疑人生。毕竟你要知道不是所有的虫子都跟小肥肥一样可爱,比方像那蚂……呕……

说着萧克明痛苦地滚下椅子别过头去,拍拍陆左,放弃讨论。

陆左沉默了会儿,下定决心似的对李闲解释道:“李哥,十分抱歉,是这样,我那蛊虫——”

李闲赶紧摆手:“这什么我不是对你有意见,就是那蚂……呕……”

又滚下去一个。

陆左:“……”

我从陆左脸上看到了罕见的表情空白,然后我望着他也回手拍了拍萧克明,弯下腰,沉痛道:

“老萧,算了他误解就误解吧,这解释不清楚的。”

  

154.

我确定我看见了小妖的扶额,和她脸上一瞬间的解脱。

朵朵茫然地从耳朵中拿出耳塞,不明所以的看着满脸羡慕的我。

  

155.

一屋子的人默契放过这个话头,重新其乐融融的聊起来,切入卧底的问题。

末了李闲掏出一本辞海厚度的黑皮册子,边角因为翻阅有些破破烂烂,封面磨的油光发亮,年头不少。他低头查了查,翻开一页空白,望了圈我们几人:“用这里的铺子,需要记一下名字,”说着眨了眨眼睛,“就……你们报什么我写什么。”

朵朵的名字无所谓,大街上喊一声七八个回头,太接地气。小妖么,尽管平日不常见,不过在鬼市牛鬼蛇神满地溜达的地方,并谈不上奇特,所以她俩直接写就行。

陆左和萧克明废了点事,打一开始,萧克明脱口而出要不我写陆明,小毒物写萧左?

李闲一顿,委婉道特殊时期,尤其是基本可以肯定栽赃的那人在鬼市里,肯定盯梢盯得紧,最好萧、陆这两个字都别提。

他二人对望一眼,最后陆左拍板,说明左明克,当表兄弟,就这样吧。

李闲:“……”

看这陆左和萧克明的架势是不想改了,提的名字也没什么显眼的地方,李闲干脆点头,把字登记妥当,轮到我。

李闲望着我说:“叫什么?”

我脑子慢了两秒,后知后觉想起那两个字,答道:“单、单佑。”

李闲上下一打量我,直截了当问:“姑娘不是生者?”

我:“……其实我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但对的没错。”

李闲笔一转,用红色的墨水写了个字,边写边交代:“鬼魂灵魄一概留生前的姓,鬼市里乱,姑娘你没什么修为,记得小心点。”

我连连答应,看见一个如同诅咒一般血红的“单”字落在本子上,莫名诡异。

我抬头望了朵朵小妖,陆左萧克明。

……有那么会儿我就觉着。

这“单”字写的那栏不是登记人的姓。

应该是婚姻状况。

  

156.

当晚李闲留下店铺钥匙起身离去,又下了场大雨,房顶窟窿自带淋浴头特效,整个屋漏偏逢连夜雨的gif图。

陆左收拾出几处勉强可以凑合的床铺铺盖供休息,我没好意思和他们几个累了一天的抢地方,趴桌子上眯了一宿。

次日清晨我醒的早,一抬头看见外面天色很暗,昨夜空无一人的寂静街道人来“人”往,没什么动静,该摆摊的摆摊该买卖的买卖,井井有条。陆左和萧克明刚买东西回来,正拾掇房间。

我听见被架在桌子和墙缝隙间的镜姐小声地和我介绍,说这种常年的鬼市一般位置极为隐蔽,各家铺子里都是逃犯之类的非良善之辈,有无名小辈也有隐姓埋名的大拿。买卖基本是由线人传价收货,外面黑市里的三四成精品货差不多都是打这儿出的……

和镜姐你一句我一句聊的功夫,陆左理完了房间,开始理各人仪容。

倒不是穿着不正常,准确说是我们穿着太正常,在外面一群能和孟婆拼个上下的群魔乱舞杀马特中,贼拉显眼。

于是为了保险,只能参考周围居民服饰,牺牲颜值了。

牺牲到什么程度?

……我这么说,小妖看见衣服后,干脆利落地打招呼说去摸地形,破门而出,身影决绝。

你看陆左正在给朵朵套的那身。

双马尾搭旗袍,大红配大绿。

看着可像小鬼了。

  

157.

……

就问你怕不怕!怕不怕?!

   

158.

我趴在水龙头边洗眼睛,痛不欲生:“哪家小鬼穿这身,肯定是特么被丑死的……”

镜姐和他们待一起这么久估摸也没见过这种架势,惊魂未定:“是是是……”

我心如刀绞:“真是教科书式的直男审美啊……”

镜姐心有余悸:“对对……不对,陆左不是直男啊?”

我稀里糊涂道:“可能审美和性取向在根本上没什么联系吧……”

我抱着侥幸心理,下意识回头望了一眼,瞅见萧克明在帮朵朵夹小红花发卡。

“……”

我拧开水龙头,接着哗哗洗眼睛。

  

159.

“他俩到底弯的直的?!”我绝望地问。

没人理我,镜姐还没缓过神,大概在后知后觉庆幸器灵不能换装的物种属性胜利。

然后我感觉身边栅栏一晃悠,一转头,是一直特别疼朵朵的小妖。

这少女带着看破红尘的微笑,淡定非常,洗了把脸,满面嘲讽。

“呵,谁知道呢。”

  

160.

摸着良心说,和大街上那群难看得浑然天成清纯不做作的小鬼的服饰比起来,朵朵为融入其中勉为其难穿的这身,已经可以去参加巴黎时装秀了。

但借镜姐灵镜一照的时候,朵朵一脸懵逼,我好像亲眼目睹了一个未来美人胚子的审美崩塌。

朵朵久久的沉默了,过了半晌,超小声地问镜姐:“我穿这个……好看吗?”

想来镜姐平时也是疼她的,没像对我一样装死,艰难的顶着朵朵懵懂的目光,斟酌回答道:“好看……好看……好——不好看不是重点,主要是你见过大场面了。”

我看朵朵瘪了瘪嘴,马尾辫一晃一晃。

……这么悲伤的事,为什么我想笑。

  

161.

其实审美这种东西,审着审着就美了,大红配大绿,看久了有种清新脱俗的美感。

我在她身后看着,一个没忍住上去摸了摸她的头发,朵朵回头望我,委屈得不行。我心说讲理,朵朵这么萌什么辣鸡审美带不上档次,便搜肠刮肚夸了她一通,好不容易把她夸笑了起来。

我双手合十在心里对着室长忏悔。

麻烦你带了两年带上档次的审美,活活让左道和萌萝莉干躺尸了,阿门,走好。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