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墨淋漓

对对对点开这里

亲妈
博爱党
纯HE狂魔
爱谁使劲吹
百合言情耽美
风格特别飘
更新随缘
评论控
文废


摸鱼小能手,感谢关注
祝逛主页愉快,笔芯

#左道#白日见鬼(段子体/204-210)

食用提醒>

*原创角色视角,不适应就换一篇吧【。

*OOC

*红心蓝手随心走但特别欢迎评论讨论OvO

*有主线,挖出伏笔有惊喜的hhh

*安利+具体设定+扫雷点我,前文见“白日见鬼(左道)”tag

*阅读愉快w





204.

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正好有什么计划,从那次往后,陆左每日午时折返铺子,专程做午饭。

我沾朵朵的光,连吃三天地方特色美食,终于后知后觉明白过来当日晚饭陆左是多么的手下留情,然而已活活被辣到原地升天,坐前台说话时都带着胡椒味。

我特么和萧克明也算得上老乡陆左你敢不敢稍微清淡点?!

陆左:不敢,辣椒不辣能吃?

……哦。

昨天你可不是这么和萧克明说的。

世态炎凉,脱团的世界对第三个人非常的不友好啊。

抬朕82年火把来´_>`

  

205.

事实证明陆左还真不是专程跑来给朵朵做饭的。七月下旬,来鬼市平安无事的一个月,终于出幺蛾子了。

正午太阳晒人,我刚坐了一个早上,有点犯困,跑去后院用井水洗洗脸。铺子里只有朵朵和陪她写作业的镜姐,小妖不知所踪,萧克明和陆左凌晨就悄无声息的摸去人家老巢查凶手踪迹了,到现在没回来。

就在这时,说时迟那时快,平地阴风起。

要问什么样……

就西游记看过吧,每次唐僧被妖怪抓走前那特效,使劲放烟,比帝都雾霾最严重的时候还过分。

  

206.

当然速度太快,我并没有反应过来,眼睁睁瞧着“浓烟”奔朵朵房间而去,几乎是同一时刻她“啊”的惊叫了声。小姑娘反应迅速,手一撑跳过书桌,浑身上下笼了一层金罩,和开了金库门似的万丈佛光瞬间充斥房间。它好像受了惊,立马刹住动作,向旁一躲,浮空顿了几秒陡然加速撞过去,打算强攻。

随后铺子门被人直接踹开了。

陆左脸上带着新鲜血迹,回身拔剑,一个箭步隔断去路,抬手给它捅了个对穿,全程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

因金罩未散,朵朵似乎被困在了房间里,急着拍门,喊陆左哥哥、陆左哥哥!你没事吧!

陆左在这冒黑气的不明物体的大力相逼下不得不腾出另一只手摁在剑柄上加大力度,并后退了一步,声音发哑,平静地说没事,朵朵你别出来,一会儿就好。

可能是来的这位看他如此淡定被气着了,突然暴起,霎时间铺子里一片黑压压迷烟,瞬间致盲。

但我依然能“看”到几步之外,陆左一闪身,准确无误的一把擒住笼罩在层层保护下的正主,反手又是一——

剑?

我当时被他手里的家伙什儿吓一跳。

他一直用的那把鬼剑向来鬼气森森的,萧克明说是镀了金的槐木,我也不明白这属于什么专业操作。不过问题是,刚刚拔出来时它明明是把正经剑,什么时候踏马的这么大尺寸了?

萧克明是把一整棵槐树砍下来让陆左举着砸人了吗?!

  

207.

那会儿这位来砸场子的估摸也是这么想的,瞠目结舌反应迟缓,下意识要躲,忘了反抗,毫不意外地被砸啊不是,被砍死了。

嗯……或者说是砍散了。它应该是灵体状态,经蓄了力的鬼剑兜头横劈,噗呲一声响,疑似脑袋的部件当场上缴,剩下的同样和漏了气的气球一般迅速缩脱了型。

可我莫名眼尖捕捉到了一丝异动,只见它外壳一抖,一道难以察觉的黑影忽然从其中漏了下去,“嚓”一声摩擦摩擦响动后,快如闪电,飞速蹿出迷烟消失不见。

卧槽,还带金蝉脱壳?

  

208.

陆左看得比我清楚多了,但不以为意,抬手抹了把脸上的血迹,与此同时朵朵房间的那层光罩蓦地灭了,好像烧断保险丝跳了闸一般。

他走过去抱起朵朵查看有没有受伤,最后亲了亲她的额头,安慰了几句。

朵朵有点害怕,抱着他的脖子奶声奶气说着什么,我则左顾右盼,突然反应过来哪儿不对,问他:“诶?萧克明呢?”

陆左头都没抬道:“引埋伏走了,等会儿回来。”

看样子十分熟练,而且想想朵朵的反应……应该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同样害怕的想,并问了出来:“那你先回来是……?”

三秒钟内,什么目标暴露紧急转移的步骤,我已经在脑子里生动模拟了一遍,方方的望着他。

陆左自然揉了揉朵朵肉嘟嘟的小脸,答道:“十一点半了,做饭。”

  

209.

这顿饭吃的我提心吊胆的。

而且果不其然,等到盛汤的时候,砸场子的那位姗姗来迟终于露面。

门外冷不丁传来嘈杂动静,门板应声哐哐响,吓得我条件反射过了电一样猛地一个哆嗦,陆左刚片完葱叶,却转头向后院小破墙看去。

又一个人。

被吓后遗症,我小腿肚抖得跟筛子似的,端着碗绝望地想妈的这群人怎么成天蹲墙头,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墙头草拟人化,韭菜吗,割一茬长一茬吗,都这么社会了吗。

小妖单屈膝跪在围墙顶上,发丝凌乱,手中九尾缚妖索紧绷,一看就刚结束了一场激烈对战,打的十分痛快。

陆左对着她的方向问道:“你萧大哥呢?”

“退了,”小妖道,“分头引开干掉一波。”

陆左微皱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大动静?”

小妖冷笑:“一帮杂鱼而已,他在外围绕着呢,甩了追兵就能回来,不过可能有人看到我了——先不管这个,门外来的动静不小,我就在附近,有事叫我。”

陆左一笑,道你去躲躲风头吧,我再怎么也不至于阴沟翻船,放心。

小妖看他半天,托着下巴,绽出了个妩媚的笑,道好,那你慢慢玩,再见。

言罢纵身跳墙。

  

210.

陆左轻轻吐了口气,把汤碗放在朵朵面前,站起身来,从容地拉开漏风的门板。

我无意识的往墙角挪了挪,并悄悄扬起脖子向外看。门外人挤人,不少是从沿街铺子里探头出来看热闹的,隔壁那家铺子都开始叫卖瓜子了,一个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根本不关心到底怎么的了。

陆左稳稳站在门口堵着,不让他们往里去,正面交涉。打量半天我算看明白了局势,带头的那人看上痞里痞气,嘴里叼根烟,年纪不大但十分社会,身后跟了七八个人,一溜子围在那儿神似街上流氓斧头帮,统一的土了吧唧黄,活像拉帮结派的地瓜精,一眼就能看出是鬼市的巡查。

而另一位显眼之人看上去很怪异,浑身上下裹得严实,就剩半张脸露在外面,形容枯槁,鹰钩鼻,一对眯着的眼睛带着凶光,不断扫视周围,怀里还抱着个大保温瓶似的东西。总之浑身上下,怎么看怎么不对劲,让人浑身发毛,约摸和刚才的蹊跷“浓烟”脱不了干系,甚至可能正是正主。

这人大概刚控诉完,那领头的小混混瞥着他,呸一口吐掉烟蒂,终于开口说话。

“……闲爷都让我来了,有事就当面解决,好办——你,过来!”说着他一指陆左,凶神恶煞道,“你就是那个姓明的?这家店主?”

陆左淡定道没错,有事吗?

看他这不当一回事的态度,这位有点恼,他一脚踹开面前的一截木头,哐当一声响,一串骂骂咧咧:“胆子不小啊!刚来就找事?不把老子放眼里了?”

跟着后面一串脏字不堪入耳,我转头去看朵朵,琢磨是捂眼睛还是捂耳朵。却只见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我,懂事道陆左哥哥和我说过了,不能学他们骂人。

话音刚落门外就是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我一哽,偷偷瞄了下,是陆左……给最前面试图硬闯的那人的胳膊撅折了。

朵朵看着眼前情形,又想了想,道杂毛叔叔告诉我,也不能学陆左哥哥打人。

说罢她凑到我耳朵边上,小声说但是小妖姐姐教过我了,姐姐你不要告诉他们两个我会啊!

我:“……好好好不说不说。”

你们这群人怎么带孩子的……

  

【反派终于上线了……_(:з)∠)_】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