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墨淋漓

对对对点开这里

亲妈
博爱党
纯HE狂魔
爱谁使劲吹
百合言情耽美
风格特别飘
更新随缘
评论控
文废


摸鱼小能手,感谢关注
祝逛主页愉快,笔芯

#左道#白日见鬼(段子体/211-220)

食用提醒>

*原创角色视角,不适应就换一篇吧【。

*OOC

*红心蓝手随心走但特别欢迎评论讨论OvO

*有主线,挖出伏笔有惊喜的hhh

*安利+具体设定+扫雷点我,前文见“白日见鬼(左道)”tag

*阅读愉快w





211.

事实证明,治住流氓,必须要比他们更流氓,参见陆左。

三下五除二干翻两个后,他直接走到巡查面前。那人下意识后退一步摆出架势,结果陆左递过去一样用白布裹住的东西,坦然道巡查有空来,蓬荜生辉,没备茶水,就一点意思,请笑纳。

我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再一看那鹰钩鼻表情一变,这才记起李闲的叮嘱,一时间竟无话可说。

当面收买,见过没。

  

212.

有钱能使磨推鬼,正推反推旋风推。

拿到布包后巡查整个人都春暖花开了,笑得十分正式,连动作都放温柔了不少。面对鹰钩鼻的控诉,他不痛不痒地嗯了两声,眼珠转了转,终于客气道:“这个嘛,大伙抬头不见低头见,肯定有误会!”

“呵,”那人冷笑了一下,声音嘶哑,有点像夜猫子叫,“您知不知道这人是谁?”

来了,要搞事。我一凛,等他下文,脑中滚动着陆左和小妖的对话,打心里觉得他们的卧底姿势还是比较可以信任——

“他,陆左。”这人腔调古怪道。

……噫。

翻车现场。

  

213.

左道应该可以说是大名远扬了,名字一报出来,立马引起周围骚动,巡查似乎也被镇住了,顿时慌张站直身子,警惕地开始打量他。不过巡查好像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转脑袋呵斥他道:“你少他娘的瞎扯,陆左?他要是陆左,那萧克明人呢?在哪儿啊?”

……这群人对他俩的身份验证手段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巡查被遛了半天也有点火气,阴阳怪气继续道:“就算那道士有点脑子,分头走,但上头可说了,他俩带了个八九岁的小鬼,就像……”

他随手一指屋里坐的朵朵。

随后他的动作凝固了,努力挣扎了一下,下意识道。

“……和她差不多的……”

“的……”

“……”

空气突然安静。

  

214.

“apple,banana,orange,”朵朵大声朗诵单词,巍然不动,稳如泰山,“grape,pineapple,watermelon。”

接着向外一看,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懵懂地望了望颜色一致的来人,活学活用脆生生地说:“wow,so many potatoes!”

巡查:“……”

鹰钩鼻:“……”

吃瓜群众:“……”

我相信鬼市上头的通知里特意强调了朵朵户籍问题,不然那巡查的表情不能这么扭曲,跟见圣母玛利亚满嘴东北大碴子似的。

气氛顿时陷入僵持,隐隐有火药味。

  

215.

“而且我有证据,”鹰钩鼻见状开口,趁热打铁,自信满满抬起手,比划了个尺寸,“我看见了他的武器,样式不常见,符合的剑类,只有鬼剑,短时间转移不了,进去搜,肯定能……”

刚回过神的巡查做了个打住的手势,迟疑道你再说一遍,什么样?

他立马双臂一张,于空中重新比划外形。

我看见那巡查又一次沉默了。

我望望那个努力用语言和肢体语言耿直表达鬼剑样式的人,再望望完全不慌的陆左,跟着沉默。

我觉得这位此时此刻需要一张表情包才能合理表达出他的意思。

【四十米大刀.jpg】

  

216.

两分钟后他很有自知之明地放弃了,用了个正常人都会在第一时间想出来的,无比形象的比喻。

只听鹰钩鼻道:“门板那么大的鬼剑。”

我觉得如果给巡查一个机会,他应该会选择把他叉出去。

“门板?”巡查嗤嗤笑着,不屑一顾,“老东西,你搞半天是涮老子玩呢?”

“不是打比方,”这人认真地一展胳膊,“这么,这么宽,这么高的门板。”

巡查:“……”

巡查:你踏马为涮我不惜编尺寸?【唏嘘.jpg】

他笑了笑,很嘲讽的那种,场面一度极其尴尬。

  

217.

其实有一瞬间,我近似同病相怜的心疼起这位企图正面刚陆左的仁兄。

大兄dei,你不仅长得丑,还想得美。

经过一段时间相处,我也算看明白了,左道这几位威震四海的人物非但没什么特殊的地方,相反,实在到过分。

实在到什么程度呢,就像你用二十字向其他人描述一下他们的言行举止所作所为,得用两百字解释你并没有用修辞手法,只是在单纯的写实。

而且还没人信。

就像眼下的状况。

  

216.

左边的吃瓜群众:指指点点.gif

右边的吃瓜群众:小声逼逼.gif

周围人群放眼望去皆是一脸这人别是个傻子的惨不忍睹,偶尔嘘声一片。巡查被嘘得不耐烦,脸色一沉,让手下把人都赶得差不多,这才转过去,冷冷地看着那人。

鹰钩鼻大叔明显是个精明的,一看情况不妙,及时停止了我乱几把画你瞎几把猜的娱乐活动,用带着几分强势的语气要求巡查对铺子进行搜查。

因为这个控诉实在有些严重,同时巧合得过分,巡查心里有点自己的顾虑,贼眉鼠眼张望半天,装模作样拿着街边一霸的口气,面对着陆左,道明兄弟你放心,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要搜不到,肯定不会冤枉你。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就随意点,进去看一看吧?

没有?看一看?

要真没有,看一眼自然无所谓,但眼下的鬼剑可就在朵朵房间里放着。我站在门口,小心偷瞄了瞄它,只觉不妙,心惊胆战祈祷陆左能麻溜打消这几人进屋的主意。

陆左关键时刻绝不掉链子,闻之微微一笑,说这位,我不知道是怎么得罪你了,但你要说那么大的武器……什么什么的话,我们这儿倒确实有,马上就能拿出来。

语气一如既往地讲道理,但显得极为不妙。

  

219.

这段时间来的危机意识让我明智地缩出几米开外。

陆左扬起了手,在巡查和鹰钩鼻等众人带着探究敌意的目光下,发力摁在身侧的门框上。

然后一把掰下了铺子前门。

“你的意思是这种门板大吗?”

陆左温和地问他。

那人比划的手僵在半空。

……得,这下更有嘴说不清了。

鹰钩鼻内心活动写了满脸:

????世间竟踏马有如此令人窒息的操作??????

  

220.

鹰钩鼻瞠目结舌。

巡查一脸懵逼。

巡查是由于不明所以震惊于陆左的举动,但鹰钩鼻……我想我大概理解他的脑内弹幕……

而且这会儿,我也能确定他就是之前放干冰,啊不是,放浓雾的那个敌方人员了。

因为陆左单手翻腕,稳稳当当拿——不是小混混操啤酒瓶的拿,是近似于持剑的专业手法,竟活生生摆出了名门大家的风范,坦坦荡荡,气度过人。

……别计较那个一块板一个颜色还漏风的门板了,求你,实在辣眼睛的。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