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墨淋漓

对对对点开这里

亲妈
博爱党
纯HE狂魔
爱谁使劲吹
百合言情耽美
风格特别飘
更新随缘
评论控
文废


摸鱼小能手,感谢关注
祝逛主页愉快,笔芯

#左道#白日见鬼(段子体/238-248)

食用提醒>

*原创角色视角,不适应就换一篇吧【。

*OOC

*红心蓝手随心走但特别欢迎评论讨论OvO

*有主线,挖出伏笔有惊喜的hhh

*安利+具体设定+扫雷点我,前文见“白日见鬼(左道)”tag

*阅读愉快w





238.

最后还是物归原主,原样扎好,为避免尴尬,陆左抬手把它扔给了我。

甩手危险物品后李闲放松下来,说起眼下情况。简而言之,鬼市现任上层领导特别神经质,听说情况不妙,立马下令彻查,别说没查出左道二人,连萧克明大师兄都没动作呢,这边已经开始准备狗急跳墙。

李闲冷漠评价道,字里行间都是对几年上司的嫌弃。

萧克明似乎悟到了什么,半晌眨了眨眼睛,道顺水推舟?

陆左闻声去望他,接话说是,顺水推舟。

李闲看了看手表,道陈老大只给了汇合地点,准备开大范围围捕,得尽快到位置交接点,最好马上走,我还能帮忙打个掩护。

萧克明有些诧异,问怎么这么急?

李闲顿了下,望望陆左,说这个当时陆兄弟说的,能尽快就尽快,别耽误朵朵开学。

emmmm

……我相信朵朵泪花汪汪是感动的。

嗯没错肯定是这样。

  

239.

一通沟通后陆左就被李闲拽走了,收拾完东西我就看见陆左站在后门冲我招手,十分诧异,但赶紧跑过去问他怎么了。

陆左沉吟片刻,一手扶着破旧的小门,说我刚刚想起来一件事,琢磨应该就你上比较合适。

我被他白帝城托孤(?)的语气说得有点转不过弯,赶紧道是朵朵数学还是英语作业要检查,小学的我还是能负责的,你尽管说。

“……不是,”陆左沉声道,“现在我比较吸引注意力,一走之后铺子反而没什么危险,但是老萧一闲下来就忍不住撩三搭四的,你看着他点。”

  

240.

我:……啊?

我懵逼半天,说啥……是哪个看着?我?去看着?

陆左认真地盯着我,道是的,老萧片叶不沾身是一把好手,就是让你看着点,别让他一不留神万花丛中过了。

我:哦这样……不,不是。

“你丫让鬼看着道士别乱跑?这么会玩呢吗?”我惊恐,“为什么不叫小妖?她好歹还能摁住人是不是?”

陆左叹气,说我怕她公报私仇什么什么什么的。

噢。

贵圈真乱。

  

241.

然后没有然后了,我的反对意见一向无效。

“所以这就是你盯着我看了三天的原因?”萧克明颇有兴趣的问我。

在和隔壁御姐店主开了半个小时口头车之后。

我:……

我现在非常好奇陆左凭什么认为我这摇摇车级别的段数能拦得住萧克明这种秋名山车神。

  

242.

“你不考虑一下等醋坛子回来开封,喝到次日下不来床的惨景吗?”

我企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萧克明若有所思,随后拒绝采纳。

噫……

正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打南边来了个……呸我住口。

是打铺子正前大街,自南向北,走来了个异域风格打扮身段婀娜的吉普寨女郎。

之前说过多少遍了,鬼市什么骨骼清奇的都有,无论男女开放得不行,一言不合限制级,衣着暴露到需要自行脑内和谐,大街上公然约不约,一个回头就能看见站街边抛飞吻wink的,谁还不是个老司机了。

我镇定。

心中有码,自然流畅。

  

243.

然而这位吧……除非糊成人形马赛克,否则拉出鬼市放外面大街上去,肯定要有人报警影响市容,颜值高也不行。

我的第一反应是幸好朵朵不在。

但要是强行当作异域风格,闭着眼睛也能看下去,就这浑身上下没扯几块布,愣给萧克明眼睛看直了。

二人对脸淫笑半天,然后我眼睁睁看着这位扭腰一动,妩媚妖娆的小莲花步走到面前。

我内心咯噔,一声卧槽。

萧克明稍微正经一下,相当有男人风范的,勾搭小姑娘一勾一个准,尤其在老司机遍地的鬼市,那都不用正经了,往那儿一站一堆人赶上趟凑。

此时只见今天凑上来的人面纱随风晃动,露出半个小巧的下巴,朱唇轻启,轻晃手中不大的水晶球,莺声燕语吐音咬字带转调,举手投足恰到好处,非常勾人。

一套满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约【哔——】词说下来听得我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而十分出乎意料的,原本笑容意味深长的萧克明听完后,先回头看看我,认真地问,说她刚讲什么?翻译一下?

吉普寨女郎愣了一愣,也抬起头看我。

我:……

你俩有毒吧????

  

244.

平日猥琐路线的萧克明此时仙风道骨得跟做学术研究似的,不动不摇,看得我一口老血哽入心头。

朋友,你ooc了。

站在似乎急于去隔壁床上打一【哔——】的狗男女之间,我哑口无言,顿了半天说这个……嗯……她很高兴认识你……

直译过来是姐姐想睡你,我觉得不适合往外说。

萧克明满不在乎地说床调道爷比你熟,后半段。

我:……

我一怔一怔,刚刚被吓得大脑短路,好半天才想起来她说的是什么。

  

245.

这位英语口语带着一股浓重的口音,但并不难听,反而多了几分神秘的感觉。至于最后说的一大段,说白了,和咱们这儿街上神棍“贫道看你印堂泛红近日有桃花运……”的套路没什么区别,就是搭讪,撩人用的技巧。

可凑巧,我曾经一位选修课老师研究玄学研究到魔怔,花了半个学期给我们教了塔罗牌历史原理各种术语,以至于学期结束考完占卜,我才后知后觉想起来我选修的好像是欧洲文化鉴赏。

……没见过这种令人智熄操作,大佬这是我今年份的膝盖,端走吧。

  

246.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我这人对不务正业一向感兴趣,当时学得还挺认真,到现在都能背出来。

那女郎急切而热辣地盯着我,期盼我赶紧瞎翻译完滚蛋,别打扰约【哔——】大业。

我满脑子都是陆左老父亲(?)般深沉(?)的微笑。

于是我在她炽热的目光中,镇定开口,颤抖着声音,一字一句翻译起来。

她刚说了快五分钟,我给她翻译了三倍的时长,外带拓展科普。

女郎一脸的不可置信:?????

  

247.

约【哔——】这种事吧,大概就是一时【哔——】焚身,天雷勾地火,看缘分的事。

一刻钟头让我唠下来,森林大火都该灭了。

她开始坐立不安。

萧克明严肃地听完,对我道你告诉她,请她到里面的房间一坐,贫道有话相商。

我感觉他大概不是为了和美女双修山间花阴基。

但吉普寨女郎不知道啊,本来以为这事儿黄了,一听顿时面色回暖,款步姗姗向里去了。

容我先把蜡点上。

  

248.

后续发展我和你们说一下,那女人在二十多分钟之后夺门而出,拦都拦不住,途中被石砖绊了一趔趄,差点就气到托马斯回旋原地劈叉.jpg

全程我就听见里屋萧克明在给她抑扬顿挫解释六壬卜算文化精髓,道德经易经伏羲八卦信手拈来,道教文化宣传现场。

等她走了以后,萧克明缓步走出,一扫道袍衣袖,神色淡然,颇有种看淡世事的冷静。

到这时候我终于想起来那话怎么说的了。

同行是冤家。

神特么冤家宜解不宜结。

同样是算卦的,道家就有这种气场。

爱信信,不信滚,少妨碍老子飞升。

   

【快完结倒计时了哈,能看懂剧情的嘛_(:з)∠)_欢迎评论_(:з)∠)_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