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墨淋漓

对对对点开这里

亲妈
博爱党
纯HE狂魔
爱谁使劲吹
百合言情耽美
风格特别飘
更新随缘
评论控
文废


摸鱼小能手,感谢关注
祝逛主页愉快,笔芯

#左道#白日见鬼(段子体/308-313)

食用提醒>

*原创角色视角,不适应就换一篇吧【。

*OOC

*红心蓝手随心走但特别欢迎评论讨论OvO

*有主线,挖出伏笔有惊喜的hhh

*安利+具体设定+扫雷点我,前文见“白日见鬼(左道)”tag

*阅读愉快w





308.

这泥鳅精可能是被抽得脑子有点迟钝,在眼下的情况毫不畏惧,色眯眯地嘿嘿笑,说小妮子,你骂便骂,楼上的那东西你留下,然后嘴上的……便宜占。

我一听好了,精虫上脑这是,对着别人叫骚扰,对着小妖当然还是骚扰,读作找死。

泥鳅精应该是有点本事,我能看出来她面对这人时只是浑身紧绷,显得十分警惕,可能不太能找到破绽,没有贸然进攻。可他说着还变本加厉,嘴上也不干净了起来,小妖的俏脸却并没有显出怒气,桃花眼一眯,眉眼微挑,朱唇轻启,道占……什么便宜啊?

泥鳅精眼睛都直了,说都行,都行。

小妖眼睛一转,轻轻一笑,道我绿化做的挺好的,你看顶头上怎么样?

他眉毛跳了跳,故作镇定,问哦?怎么个绿法?

一句话问得正中下怀,小妖顿收笑颜一秒变脸,张口就道怎么个?让你不用去泰国就能绿自己的法子!

声音刚出鞭影便到了眼前,一声清脆空甩,虚晃一招,小妖腾身凑到跟前,皓齿一并,柳眉倒立,送胯拧腰高高扬起左手“啪”就是一大耳刮子,听得人肉疼。

脾气向来火爆的小妖炸得很彻底,紧跟着又是利索的几个嘴巴子递到泥鳅精脸上,千言万语凝练成一声唾。

呸!

  

309.

这场单方面战斗由暴走的小妖咔一声怼了对方脖子告终。

她下手留了分寸,没直接给他拍幽府里去,然而也不能说轻了,泥鳅精单脸上就青一块紫一块惨不忍睹,一看便是没放水,干洗的。

小妖余气未消地狠狠踹了他两脚,我赶忙在泥鳅精被手动人道之前拉住她,把紫金红葫芦的事情和她说了。

她整了整头发,皱眉听完,道宗教局的人已经把外面围起来了,杨操正带人在找,跑不掉的,我去看看……

说时迟那时快,小妖一个打岔的间隙,铺子外的陆左推门而入,与此同时那毫无动静的泥鳅精竟然借着推门时的响动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手中利刃寒光闪闪,却意外因为并没有预测到的来人迟疑了些许。

如果是好莱坞大片,此处应有慢镜头。

当然陆左不吃这套,他只是平静地扫了眼谜之暂停的室内空间,不言不语稍稍一沉重心,对着泥鳅精不可描述的部位准确无误地飞起一踹。

后来据萧克明友情旁白,这是著名武术格斗不知道第几套路不知道第几式,人称,黄狗撒尿。

  

310.

中招的时候泥鳅精五官都错位了,我感觉他不止是疼的。

不出意外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过后这哥们到底被放倒,原地抽抽得像滚筒洗衣机一样,看着都疼。

大概是这一嗓子嚎得太过犀利,陆左上楼拿东西时萧克明也转了过来,进屋一推门,四下瞅瞅瞧见还站那儿的我,问怎么回事?

我五迷三道似懂非懂啊了声,费力地联系联系上下文,谨慎组织语言,道陆左把那人绿了……

萧克明:???????

  

311.

铺子里先清清场,把乱七八糟的的人啊东西啊该扔的都扔了出去,瞬间清爽了不少。

他俩合计合计就出门看情况去了,铺子里一下空荡荡了起来,我一撇腿坐在桌子上,纯粹是出于习惯性地抬头看了看后窗处,很日常地看见了敲窗户的洛小北。

但是出现在眼下情况,那得叫不正常了。

瞬间出现的人型吓得我浑身一颤,捂着胸口,心脏跳得比活人还厉害。

洛小北她不是我们这头的,这个我知道,所以我完全不觉得她是来亲切友好交流感情,慌张缩成一团,惊恐地望着她问你你你干嘛来的?陆左萧克明就在外面的?!

洛小北附身从窗户口爬进来,在嘴上横着划了一下,笑眯眯道看在我俩交流本子的友谊上,友情提醒,我姐姐也在围墙跟那儿,小声点。

我是不信她,警惕地继续往后面挪,但同样不敢抬高声音叫人,洛飞雨那要被叫进来,可好吗,不得把人活扒咯。

于是我说有话好好讲你别过来。

洛小北道我又不是太君花姑娘的干活,别怕,听话,到我这儿来。

我怂得差点从椅子上滚下去,心惊胆战颤颤巍巍,道你想干什么?

洛小北歪头一笑,说绑你啊。

我果断抖着腿站起来,抖呵地说我煞笔么,不去。

她就接着笑,没头没尾冒出来一句话,说我们要走了。

  

312.

我莫名其妙,道走走走,赶紧的,要我十里送还是摆酒席放鞭炮。

洛小北不急啊,在三步之外蹲了下来,道我们一撤离,连带陆左他们要找的人一起,这要跑了,以后可抓不着了哦。

我心说小姐姐你这特么是卖队友卖上瘾了,跳反没你这么跳的啊,嘴上不敢慢,道我又不是不跟进情况,现在是宗教局掌大局了不?跑都跑不掉你跟我搁这谈什么条件?

洛小北惊讶了一下,说呦,没骗住……哎呀让我想想,这样吧,虽然打不过,但是跑还是能跑了的,走之前想给你们送个礼。

我无语,道你能不能找个合理点的理由忽悠我?鬼市全面封闭了,谁能出的去?

洛小北嘴角一勾,说鬼市老板嘛,他还带了一个人,我们四个一路正好,多带个智障多累赘,而且那人也说了,就当还陆左一个人情——诶、诶我说,陆左怎么跟谁都有点剪不断理还乱?

我扶额,道左道内部长期交易你们到现在都没研究明白,能别挑战这么高难度的烧脑附加题了么?

洛小北若有所思,随口道也对,单佑啊?

我刚想答应,突然闭紧了嘴,死死盯住她。

然后就地抱头一滚,大喊陆左!

这儿有个活的紫金红葫芦赶紧收了他!

  

313.

多看西游记有好处,也算个百科说明书了。

可惜我这跑得再快也禁不住洛小北拖的时间长,刚两步就被葫芦套了个结实,紧接着并不意外的,紫金红葫芦被陆左及时踹飞的门板正坎面门上,特大一声闷响。

小铺子的门来来回回不知道被破门而入摔门而出了多少次,最终还是没抗住,光荣殉职。

我看那紫金红葫芦眼里全是血丝,神情癫狂,大概是想不管不顾放手一搏,被砸的鼻血直飚却愣是从散落一地的门板下挣脱而出,继续向前冲,企图和陆左扭打成一团。小妖随后跟了进来。

至于洛小北,在点燃了局面后小小的往角落退了几步,弯了弯眉眼,根本没有插手的意思,就这么一步一步事不关己地退出了房间。


完结倒计时(1/3)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