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墨淋漓

对对对点开这里

亲妈
博爱党
纯HE狂魔
爱谁使劲吹
百合言情耽美
风格特别飘
更新随缘
评论控
文废


摸鱼小能手,感谢关注
祝逛主页愉快,笔芯

#瓶邪#越线(三)

*瞎瞎上线
*少量黑花预警
*小哥不是我说你,遇见糟心事找谁都别找黑瞎子,毕竟是个职业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
*前文见“越线系列”tag








【叁  黑瞎子】
   
偌大的北京此刻仿佛什么都不剩了,张起灵走出那个巷子之后才发现无处可去。
  
此时太阳毒辣到能晒脱一层皮,中午街上没人,基本上全躲在家里。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今儿的天被衬得格外透蓝,等到张起灵明白自己的方向时已经到了目的地,深蓝的晴空下一座眼镜店大喇喇地横在路中间。
   
尽管周边上了年纪的老宅子和新潮的大厦夹杂在一起,但这家铺子显得特别扎眼,和铺主一样。
  
也不知怎么没人来拆掉,免得影响市容。
   
门口阴影中放了个小板凳,上面叉着腿坐着个写了满脸累成狗的学生。苏万不分昼夜背了一周末的英语六级,到现在还昏昏沉沉的,眼前全是各种各样从A到Z的单词,半天才从“appendix”、“compensation”和它们的难兄难弟中扒拉出一张帅得惊天动地的棺材脸。
  
“卧槽!”苏万利落地蹦起来,磕磕巴巴地对着棺材脸,卧槽完还是卧槽,槽了半天反应过来要接待客人,“抱抱抱抱歉,不是说你……啊不对,艹,请进,不行今天关门,请回吧。”说到最后一句,苏万终于摆出了个标准的微笑。
  
万幸的是棺材脸没有计较的意思,只是看了他半天,硬是把苏万吓出一声冷汗,他才说话。棺材脸张口就道出一个复合名词构成的祈使句:“你老板。”
   
“老板不卖。”苏万哧溜一下冒了这么句,想想觉得不对,反应过来他的全话大概是“你老板人呢”或者“叫你老板出来”之类的东西,不由感慨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能把一句话省略到这种程度也是强大。想了一圈回来,苏万急忙赔上笑:“那啥玩意儿,我是说稍等,稍等,我这就去找找他。”说罢手在衣服上蹭蹭汗,推了门就往里面走。
   
本来想至少留个潇洒的身影的,结果门没推开,苏万直接擂在了如假包换金属含量杠杠的高级防盗门上,疼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顿时蹲在地上抱脑袋。
  
完了,这单生意要黄。
  
好消息是苏万被这么一撞记起来上午的事,当然这不是什么好记忆。黑瞎子在他背单词背得昏天黑地的时候把他忽悠出了大门,过程记不得了,总之苏万捋清楚事之后人已经到了门外,剩下黑瞎子做的只是关了门,反锁两道。
 
任凭苏万在门外如何哭天抢地讲理论证,黑瞎子光用了“不开不开就不开,妈妈没回来,回来也不开”这一招便让他无计可施。最后好死不死地套出了一句官方解释,他师父美名其曰你在房子里坐的时间太长快长蘑菇了,我让你出去晒晒霉。
    
一句话说白了就是他又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套上了训练,苏万气结,放弃了在众目睽睽之下毁形象的计划。
  
摸着良心讲黑瞎子确实是为他好,实战训练掌握技巧的速度会快很多,但是这不代表苏万能接受自家师父把做不好引体向上的他挂在五楼窗口外,自个儿在旁边吃冰西瓜。也不代表他能兼容黑瞎子先一脸“求指导”的表情来找他,问完火场逃生要点后一把火燎了他待的那间屋子然后乐呵呵地叫他切实演练一下的教导模式。更不代表他能搞定刚才黑瞎子交给他的训练,大概内容应该是去实践实践不久前教给他的撬锁技术,不过这只是大概,毕竟他师父脑回路经常短路,不按套路出牌。而且不久前黑瞎子还教了他如何拆这种老院的房顶。
  
但是无论是撬锁或是上房揭瓦苏万都不会去干的,作为新社会从小接受法制教育的五好青年,他确定当街这么私闯民宅,一会儿肯定要进局里喝茶。最后苏万采取了最保守的应对方式,端个小板凳往店门口一坐,敌不动我不动。
   
中间几次苏万扒门缝儿听了听里面的动静,黑瞎子在拉小提琴,吱呀咿呦可动人了,那旋律,那节奏,还是不听的好。
  
其间苏万想明白了为什么人前高深莫测颇为淡定强行装逼的吴邪一碰到黑瞎子便分分钟拔刀,改天一定要联合老大为民除害,欺师灭祖。
   
过了有俩小时的“你们在18℃房里生机勃勃,我在炎炎烈日下瑟瑟发抖”,苏万眼见到人生中的一缕曙光,接着它灭了。
 
“我师父把门锁上了。”苏万沮丧地说,这种情况下还是交代实话的好,“改天再来吧。”
    
然而棺材脸不为所动。他上下看了看防盗门,走了过来。
   
“门……门真的锁上了,”苏万结巴道,心说这主别是信不过还要亲自检查一下,“我在外面待了半个下午了。”
  
棺材脸没搭理他,直接上手,压住锁眼拨弄起来。苏万瞠目结舌地看着这坚不可摧的防盗门的锁被硬生生拔了出来,那人手指速度极快,锁芯顺着他的转动“咯哒”了几声,棺材脸再把它推回去,一拧门把。
  
开了。
  
进去的时候苏万托着自己下巴,亲眼见证奇迹也是需要强大的心理防线,被糊了一脸的苏万表示深有感受。诶呦,师父把我当饵,万万没想到钓上了个大神。苏万做了个里面请的手势,棺材脸依然没反应更没说话。他愣了愣,明白过来是要去通报一声,赶紧奔进里屋。
  
里面黑瞎子在擦刀,见苏万进来一推墨镜:“啧,场外求助……行吧,算你过。”
   
“不不不师父来客人了,”苏万又磕巴,“自带背景乐闪光灯二指奇长气场高冷的帅气小鲜肉。”说完之后苏万一顿,好像知道说的是谁了,赶紧再把脱臼的下巴托住。
  
倒是黑瞎子认真地想了想自家徒弟口中的“自带背景乐闪光灯二指奇长气场高冷的帅气小鲜肉”是谁,然后哈哈一笑,看向开着的门:“我说哑巴,进来好好进来,翻墙就好了撬什么门,我跟你谁跟谁啊。”
  
话音刚落棺材脸,噫不对,是传说中的张起灵已到门口,淡淡地扫了一眼闲杂人等,苏万知趣地抱着练习题利索滚粗去蹲窗户根儿。
 
黑瞎子对他眼神恐吓徒弟的行径见怪不怪,笑容满面:“哑巴,买墨镜不?”
    
“不。”半晌张起灵吐出一个字。
   
“没事儿,知道你眼睛好,自己戳瞎了我便宜卖你一副呗,”黑·强行推销·瞎子嗯了声,“十二折,熟人价。”
   
要蹲没蹲下来的苏万正好听到这句,一个重心偏移扑倒在门前。他娘的,这理科怎么学的,合着一百的眼睛要卖人家一百二。悲哀,我真替你数学老师感到悲哀。瞧着两位大神在面前坐着,苏万觉得光自己看有些浪费了,但又不能刷微博,想了想拉开微信好友列表,点开“鸭梨鸭梨大”,发送消息。
  
『鸭梨!』
  
『在吗?』
  
等了两分钟没收到回信,苏万撇撇嘴角,不用猜都知道黎簇在空调下面打滚,看见了也懒得回复,于是再发一条。
   
『我看到你男神了,不在那就算了吧』
   
发完锁上手机屏幕,专心致志向里面望。
   
这次不知道他师父说了什么,但张起灵没理他,拉开椅子自己坐下。只见黑瞎子收刀回鞘,敛了些笑:“哑巴,血味挺浓的,收拾谁了?”
   
张起灵沉默了半天,苏万屏气凝神想听的时候手机提示音接连响了五六次,手忙脚乱地查看,全是黎簇发来的。
  
『在在在!』
   
『求直播!』
   
『苏万』
   
『苏万!』
  
『万万求直播!』
  
直播?苏万抽抽嘴角,小心翼翼地打开手机后置摄像头,凑到缝隙上——
   
“吴邪。”
    
苏万闻言人一晃,第二次光荣扑街。他看了眼显示发送成功的照片,有点糊,不过能凑合,赶紧关掉提示音专心听屋里。
  
“我这倒霉徒弟,”黑瞎子把长刀放到架子上,掏出另一把匕首,“小夫小妻的吵吵架正常,别动不动见血嘛。回去——”
  
“他外面有人了。”
   
与此同时,放假的黎簇正仰面躺在凉席上打字,手指把屏幕戳得啪啪响。
   
『苏万,现在怎么样了?』
   
屏幕那边的人此时正哈着嘴,听得来劲。这啥情况?吴老大公然出轨啊!卧槽卧槽卧槽我先给自己上柱香去。 
    
香炉在院子的另一边,是这屋子的某个上任主人留下的。苏万瞅了半天正要过去,院大门开了,他快速缩好。
    
“放宽心点,这道上混的,出去喝个酒什么的是谈生意。”黑瞎子端起茶杯喝了口,无视张起灵迅速黑了的脸,反正现在他看什么都是黑的,“再说了,小三爷家大业大的,有个十个八个的正常。”
   
话刚说完,黑瞎子灵敏的听觉捕捉到了一丝异动,抬头只见解雨臣靠在门边似笑非笑。
   
“哦?你有几个?”








下章得切入反派剧情了w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