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墨淋漓

对对对点开这里

亲妈
博爱党
纯HE狂魔
爱谁使劲吹
百合言情耽美
风格特别飘
更新随缘
评论控
文废


摸鱼小能手,感谢关注
祝逛主页愉快,笔芯

#瓶邪#我容易吗我(二)

*咳……
*看笑了记得红心一下呐小天使们√
*前文戳头像w








【麻麻我不玩了QAQ】
 
哈,如果我有一个号,绝对是便当侠。这次系统连缓冲都省了,直接给我传送到下一个场景。
 
我第一反应是冷,第二反应是好黑,第三反应……wocccc这是哪儿!
  
我跟个国宝似的抱着横梁,哆哆嗦嗦看着底下的人,一个拿着无烟炉,两个抱着枪,最后一个盯着看。
 
对号入座认全人之后我差点哭出声,我跪给你统系大人,敢不敢给我个正常身份?
 
吴邪一脸我懂了认出我个尸胎了,胖子和潘子也反应过来,胖子咧起嘴巴,对潘子唇语缓慢道:“我…靠,看…样…子,你…家…黑…闺…女…舍…不…得…你…走。”
  
潘子怒,唇语骂回道:“他…妈…的…你…儿…子…才…长…的…这…样…呢!”
 
见状我高呼一声:“爸!妈!”
  
“嘭”,吴邪手一哆嗦,无烟炉光荣报废。
 
“谁他娘的是你爸!”潘子大骂。
 
“你他娘的管谁叫妈呢!”胖子勃然大怒。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攻受立分了吧?
 
这边四人杀气腾腾的状态吓得我没抓稳掉地上了,吴邪动作最快,抄起武器撵上来。
  
我在前面鬼哭狼嚎哭爹叫妈的跑,他们四个汉子在后头一步不落地追,绕着墓室左一圈右一圈的狂奔,我瞬间感觉回到了青葱的高中年代在操场上耍两千米的日子。
 
“你他妈能不能往外面跑!”吴邪火气蹭一下窜上来,他娘的,真没见过这种粽子。
 
“丫的我不是本地人不认识路啊!”我大喊。
 
“啪”,一颗子弹擦着我头皮过去,警告意味很浓。
  
完了完了继续跑肯定是被当靶子打个透心凉,我下定决心冲进黑漆漆的甬道中。
 
然后?然后吴邪胖子潘子顺子瞠目结舌地看到一只粽子手舞足蹈大喊大叫着“我怕黑”又跑了回来。
 
姐这简直叫丢人丢到家。
 
我哭唧唧地抱着门槛说你们打死我吧我不玩了。
 
喂喂喂我只是自暴自弃一下你怎么还真打!我飞快躲吴邪丢来的炉子,结果被正中红心,仰面躺倒,只好大叫:“ 诸位爷冷静啊啊啊!根据刑法第341条第1款之规定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最轻是要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像杀害我这种世上最后一只尸胎情节可是相当严重的情节!处无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天真,”胖子的脸抽得特别厉害,“我怎么觉得这不要脸的劲,跟那西沙海底的禁婆子有点像。”
  
“胖爷是我!”我原地满血复活。原来带缓存的啊!我还能再战五百年!
 
“你谁啊你?”胖子的嫌弃脸跟当年一模一样。
 
“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我反应难得这么快,撕心裂肺地喊道。
 
“以辛勤劳动为荣,以好逸恶劳为耻!”胖子恍然大悟道。
 
“……”其余三人头上青筋暴跳,齐刷刷多出三条黑线。
 
“诶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胖子不由好奇,问。
 
“这个嘛,”我故作高深地心里直打退堂鼓,“我受到了组织的召唤——呦对了,”我转向吴邪,“你还记得我的预测嘛。”
  
我的错,不该提这茬的。
 
眼见着自家小三爷脸唰的一变色,潘子当机立断朝我脑袋旁边又是一枪,惊得我当时坐地上了。
 
“少贫嘴,我问你话老实回答,这是不是你捣的鬼?”吴邪不悦地问。
  
“几位很想出去吗?”我立马凑上前去,给他踹翻了个个儿。
 
“你废话太多了,”吴邪瞪我,“赶紧带路。”
 
“我也不认识。”我委屈对手指,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他们。诶,后面那个捂嘴干嘛,孕吐啊!吴邪扶额,把头拧到一边。
 
“如果小哥在这儿,你们应该早就出去了吧。”我锲而不舍地往上扯。
  
“他娘的别提那挨千刀的,”吴邪忿忿不平地说,明显对张起灵擅自脱离群体的行为不满,“一进斗就不见人了。”
  
嘶,小三爷你这语气,有戏。
 
讲完才发现好像漏了嘴的吴邪眉头一皱,这次潘子没护他,因为他自己也听傻了。
 
“小三爷你真……”潘子惊讶地问。
 
“没有的事!”诶呦吴邪别转头了我看到你脸了嚯嚯嚯,进展比我想的还快嘛。
 
“天真,大潘还没说是什么呢,你讲的没有是哪个没有?”胖子笑里藏刀。
 
“吴邪,我告诉你,等会儿出去看到小哥一定要抓住他!扑倒亲一个!下次他妥妥的不——”我跟着煽风点火,结果吴邪非人类速度一甩枪托杵得我眼冒金星,紧跟着一通“哒哒哒哒哒”,尸水四溅。
 
三人亲眼目睹了前一秒温文尔雅的吴邪是如何邪灵附体般的抄枪扫射,不约而同地打个寒颤,咽口唾沫。
 
吴邪面沉似水转过身,“嘭”把枪往地上一顿:“你们看到什么了?”
 
“呀,好蓝的天。”这是“把酒问青天”脸的潘子。
 
“呦,好绿的草。”这是“低头思故乡”脸的胖子。
 
“……”这是“病中垂死惊坐起”脸的顺子。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