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墨淋漓

对对对点开这里

亲妈
博爱党
纯HE狂魔
爱谁使劲吹
百合言情耽美
风格特别飘
更新随缘
评论控
文废


摸鱼小能手,感谢关注
祝逛主页愉快,笔芯

#瓶邪#越线(七/完)

*这个短篇的完结章送上√
*说了是清水甜文了⁽⁽ଘ( ˊᵕˋ )ଓ⁾⁾
*前文见“越线系列”tag


【柒 又聚】
     
没两分钟汪暮亥被从房顶丢了下来,两个肩膀卸掉了,一条腿折得很彻底。相比较起来,黑瞎子跟刚出门溜了个弯儿似的,整了一下衣服摆正墨镜,又和***上的照片一样一样的了。
   
**叔叔就是这群人!
    
再等个两三分钟,吴家盘口的伙计过来十来个帮忙收尾,解雨臣还是打了通电话叫了自己的人,毕竟负责领域不同,搅一起不太好。
    
吴邪点了点汪家人人数,挥手让伙计认认,一句话,被哪个骚扰了带哪个走,自己看着处置。
   
三车人来四车人走,欢天喜地的,跟过年买完年货打包走人的情景一般无二。
    
解家伙计把汪谙从碎石堆里扒拉了出来,扔到院子里。吴邪没去看,解雨臣懒得难为他了,吴小佛爷狠起来是能见血,但还是取不下人命,就留了个伙计看着。剩下的一拨处理各人伤势,一拨收拾现场,一拨蹲巷子口应付随时可能回到的**。
   
点完引线胖子躲得快,全身也只有一堆擦伤,还有扯开口子的旧伤,除此之外没什么地方伤的重了,和吴邪打个照面时向后缩了缩。
   
“还好没被刀——”解家医生给自己当家看的好好的就见着周围的人运动方式不太对,奇怪地抬起头。
    
“别看了天真,”胖子打哈哈道,又往后退,“汪汪叫放话不让我活着出医院嘛,胖爷就和小护士聊通了多住两天,那,不是不方便和你说吗,先告诉解大美女了。”解雨臣冷笑一声,吓了医生一跳。
       
最后吴邪唉道重色轻友见美女忘兄弟,坐到废墟上望天去了。黑瞎子看了眼胖子,笑笑不说话,唬得他莫名其妙地腿软。
   
兜底的王盟进院子时热泪盈眶,结果被吴邪拽上废墟扒了遍衣服搜出小半包九五至尊和一打火机,他“哒”点上,没抽两口便见着几秒钟前脱力躺在地上休息的解雨臣蹿了过来,二话不说抽出来掐灭,剩下的全部撕吧撕吧扔到地上。吴邪瞪了他片刻,解雨臣又踩了几脚才走回去躺下来,背影潇洒。心疼得王盟瞬间抛去重逢的喜悦,跑到塌墙的另一头蹲下来,找了根枯树枝在地上画工资表,最后只留下满地的圈圈。
    
天不知不觉黑了,看不大见星星,除了天天见的启明星还敬业的闪了闪,苍穹上便只剩时不时经过的飞机。
     
吴邪听见身边的石块动了一下,睁眼瞧去,见页佩穿了件浅蓝色的T恤坐在他,抱着外套往天上看。
    
“诶呦我去你大爷的,”胖子嗷了嗓子蹦哒过来,怒视他们两个,“卧槽天真你还来?你个啥的,别坐我兄弟旁边,去去去。”说着果断往他们中间一挤,撑得吴邪差点摔下来。
   
页佩站起身,绕过胖子坐到吴邪右边,那头解雨臣抬头见这幅情景,“啪”一合名册放进被临时征用的屋子里,再推门出来走到三人面前。
    
“你来做什么?”解雨臣没打算客气,张口便问。
   
“我来找他啊,问问有什么计划。”页佩偏头望吴邪,“你回杭州吗?”
   
“这个得问你,”吴邪掂着小石子,砸向另一块石头,“你是跟我盘口干呢,还是回我二叔那儿?”
   
页佩一愣,脸色有些发白,胖子瞪着她:“合了半天你是吴二白的人?”
   
“不管二爷的事,你能不能不掺和!”页佩“蹭”站起来,怒道,又看吴邪,“……你什么时候……”
   
“一直在猜,直到两分钟前。”吴邪打了个哈欠,跟着站起来,把她的手机丢给她。页佩接住之后瞧了好一会儿,揣好,走了。
    
“汪谙小东西死了没?”三人一时没人说话,胖子忽然问道。
   
“他那岁数能当你爹,别乱用词。”吴邪懒懒地回答,手插在口袋里。
   
“少瞎给我认爹。”胖子向院子另一边去,边走边说,“胖爷我去瞅瞅,没死的话踹两脚那老兔崽子。”
     
“留口气,”解雨臣呵了声,“我还要来几刀。”
    
前院再次陷入一片寂静,只能听见后面里解家伙计正安排收拾东西。
    
“在北京待吗,我腾个地你住好了。”解雨臣把卷起的袖子放下,遮住一道有两寸长的刀伤。顿了片刻,他接着说:“你一开始就知道她是吴二白的人,后来都是你的计划,对吧?”吴邪抬眼看看他,没点头也没摇头。
   
“说句话。”解雨臣向前走了一步,离他更近了,“他不知道,所以算假戏做真……想好怎么善后了没?”吴邪在他的凝视下不为所动,解雨臣摇摇头,向回走:“我去让人给你调房——”
    
“有小哥消息之后通知我。”吴邪打断道,说完之后立刻停口,好像随时会反悔似的,但最终说出口的是“我先回杭州去。”
   
“想清楚了,”解雨臣转过身,“他可能不会回来。你把吴家和解家全部带上都不一定能找着。”
    
“试试看就知道了,”吴邪的表情恢复了往日的样子,随意笑了笑,“大不了把所有失踪人口寻回处翻一遍。”
     
“为什么这么干?”解雨臣眨了眨眼睛,手插在口袋里,“兜这么大的圈子,非得让他戳你一刀。”
     
“我说了是误伤。”吴邪接到,他看着天上闪着光的客机,声音有点飘忽,“这次知道他反推的力道了,下次佯攻的时候用点劲。”
     
“能别绕开话题嘛。”解雨臣挑了下眉毛。吴邪看进他的清澈无比眼底,心里有什么东西跳了跳,张张嘴没问出话,轻轻一笑,回身出了院子。碎石在他脚下乱滚,脚步声在夏夜里格外清晰,他径直走向那个巷口,王盟正在车里打瞌睡。解雨臣听了听,吴邪好像在哼什么调子,辨到最后只听出一句,“等待一扇不开启的门”。
    
黑瞎子在车门被拉开时睡眼惺忪地瞄了一眼,后车座的人脱下了外套露出粉色衬衣。
    
“去哪儿?”他问,和出租车司机的语调一模一样,只是没等乘客回答就打开手机导航,便自作主张地输入了“杭州,西湖”。黑瞎子熟门熟路放手刹踩油门,扶住方向盘回头看了一眼那人许久不见的嘴角弧度,喃喃一句小年轻的太能折腾。
      
西湖景区的喧闹从清晨便开始了,王盟嚷嚷着要补觉,不顾胃的抗议先一步从游客中挤过冲进吴山居,在柜台上趴了下来。吴邪在铺子对面的小吃店坐着,慢吞吞地解决了一顿早餐。吴山居内的情景在这个角度能看的清清楚楚,但他从头到尾没有抬一次头。
     
过马路走到小金杯旁边的时候吴邪停住了脚步,一个年轻的姑娘趴在车顶,眯眼笑得很开心。
    
不等吴邪开口,页佩摘下墨镜,语气轻快:“不好意思啊,我突然想起来忘跟你要工资了,只好来堵门口。”
    
“工资?脱衣穿衣两分钟的事你倒记得清楚。”吴邪克制住不去翻白眼。
    
“行啊,这个不付可以,”页佩抱着胳膊,“赔偿还是要有的。两个大汉闯进我家想绑人的这个怎么算?精神赔偿要个千把不过分吧。”
    
吴邪轻笑,从人行道上退下来,和她面对面:“我刚才想着呢,那两个是汪家的,找我有何用。”
    
“他们派人去的时候你拦了吗?”页佩一手撑着车子,不急不慢道,“没有。当事人归位了只好找你。”
    
“下手不轻啊,”吴邪弹了一下小金杯,“之前跑过去是抛尸给解家伙计的?”
    
页佩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认真地盯着他:“还有给你们两个扯成拖把条的外套。”
   
“好吧。”吴邪叹口气,从口袋里摸出钱包翻了几张推给她。页佩点了点数,抽出两百折了放口袋里,然后拽过吴邪的手,掰开手指把剩下的拍给他,再握好他的手。她迎着吴邪意外的目光又拍了拍他的手:“什么时候办了记得叫我,份子钱先给你了。”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吴邪站直,眼神突的一凛。
    
页佩也叹了口气,无奈道:“果然你二叔没说错,吴小佛爷聪明起来特别吓人,反应慢的时候能急死他。改天带你家的那位去茶馆喝茶,我好好宰宰你们。”说着她一点吴山居二楼的窗户:“不是问我来干嘛吗?我还想多活几年,惹哑巴张什么的算了吧。”
    
吴邪愣了一会儿,好像是在消化她刚刚在说什么,随即骂了句“艹”,几步冲进吴山居。
     
二楼不大,当时装修是留着看店时打瞌睡住的,长白山回来后为安置张起灵吴邪便搬回住宅楼了,吴山居二楼也因此闲置下来。吴邪小跑进去时张起灵正在假装看拓本,别问他是怎么知道是假装的,大白天太阳多好非得拉上窗帘开台灯,吃饱了撑的不成。
    
“小……小哥。”吴邪“砰”的关上门靠在门板上,舌头顿时有些不利索,咳嗽两声定定心神,“是这么回事,计划下得太过仓促,出点纰漏得全场歇菜,就没先跟你说。”
 
张起灵对吴邪一长串详细解释没有表示,合上拓本,静静地看着他。
     
“你设的警告线比我想的还宽松,下次再试试底线咯。”解释完之后吴邪歪歪头,心中已经平定下来,乐呵呵地趴到他旁边,“还生气?胖子不在这儿太可惜,他念叨要看你上火的样子念叨多久了。”
     
“我没生气。”吴邪说完才发现这距离好像离得有些近过头,张起灵略带沙哑的磁性嗓音听得他一颤,“而且你刚刚触了底线了。”
    
台灯叭得一灭,吴邪慢慢直起身,现在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人的温度,他向后退了一步,撞到什么东西上。
    
“小哥?”吴邪快速地回忆一遍吴山居的构型图和家具摆放位置。
    
他后面放的好像就是床啊。
     
------------------------------------------------------------------------------------拉灯拉灯------------------------------------------------------------------------------------
    
“祝我好运吧。”黎簇飞快地向联系人“学生教材代言人”发送了这条短信,关掉手机。
     
现在来不及质疑人生了,黎簇哀叹一声,屏气凝神,蹑手蹑脚以最快速度往木质楼梯攀,出的汗已经湿了衬衫。
    
王盟眯眼从胳膊肘下瞟了眼楼梯方向,重新趴好。
   
鼾声继续响彻吴山居。
   
------------------------------------------------------------------------------------END------------------------------------------------------------------------------------


《越线》到这儿全文修改+搬已经全部结束,喜欢的话红心蓝手关注回复一个呗,来嘛2333
各种暗线彩蛋欢迎扒拉
【小哥在哪儿的问题,我这么说吧,除了阿邪外,在场的人基本都知道他来了,包括汪谙
……真的很好猜了_(:з)∠)_】
实在不行……要分析么我理一理可以发上来w
所以要是你们有空给个文评就最好了QAQ长短随意说说观后感嘛QAQ
《越线》没有番外










但是有续文
中短篇后续
如果有人看
冒个头好不
过两天放文
\(^▽^@)ノ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