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墨淋漓

对对对点开这里

亲妈
博爱党
纯HE狂魔
爱谁使劲吹
百合言情耽美
风格特别飘
更新随缘
评论控
文废


摸鱼小能手,感谢关注
祝逛主页愉快,笔芯

#魔道#人生如戏,吃瓜看剧(二)

*简介+设定+目录走我
*作者阻止不了忘羡自动触发的主cp戏份存在感光环,真尽了力的【绝望.jpg】
*活动文的字数炸了,强行拆一章出来
*文写崩了,哦豁,随便看看吧,别打作者
*看不懂没关系,两天后下一章就来了xx
*CP:双道忘羡追凌
*本章cp双道+忘羡



【二】




回到客栈我迷迷糊糊收拾完就睡了,一夜无话。只是末了又梦见晚上那三位,我锲而不舍地扒着叫星尘的白衣道长嘚吧嘚地推荐客栈,说我家是前面灯火最亮堂的客栈,你俩带个孩子就一起去呗,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口才爆过酒楼里的说书先生。
 
最后黑衣看了我一眼,直接给我吓醒了。
 
我直愣愣坐起来捏捏胳膊,心琢磨长那么好的一个哥哥,怎么眼刀子这么吓人,记得他一直和旁人保持距离,怕是喜洁,我犯着忌了——就是难不成洁癖还带范围,碰他身边人等于碰他?
 
仔细回忆一下我梦里拽着星尘袖子不放手时那子琛带茬子的目光,再一个激灵,赶紧挑起窗户向外看看,见天色已明,起床洗漱。
 
次日花灯节继续,白天赏不了灯,但不妨碍新婚小夫妻啊什么的挑灯往家里带,我在客栈里跑上跑下,一没留神就看着两位的桌上放着一盏鸳鸯挑灯。
 
这种鸳鸯挑灯是花灯节上扬名周围城镇的,不仅价高限量,而且据说做灯的师傅会看相——也就是说没钱买不了,有钱手慢买不了,又有钱又手快但没缘分,还是买不了。
 
这么些年多少人千里迢迢跑来请灯,连我才远远见过三四次,别说,是真的好看,不怪那么贵。可重点是,要是有人买到这种灯,肯定得欢欢喜喜放家里供着,哪能大大咧咧的往桌上一摆,故而此番见了留心多看了几眼。桌上坐的二位和昨儿一样,是两个年轻男子,也琢磨不出味儿来,碰上婶子让我歇会儿,我一撇腿坐在他们的后桌喝豆浆,正好能听清楚他俩说什么。
 
红发带束发的那人刚把花生咽下去,听见什么有趣的话一样,噗一声乐了,伸手一勾蓝衣的脖子,笑得很欢:“二哥哥,这灯是你买的,你倒看看嘛。”
 
我定睛扫一扫这俩人的长相,估摸着怎么也不能是亲兄弟,但看这情况应该是熟人。可能是说话的这人语气轻佻惹着对方了,只见蓝衣微微一皱眉,冷声道:“魏婴。”
 
——有姓有名,估计是被恼得张口叫大名,我琢磨,埋头抿了口豆浆。
 
蓝衣顿了顿,接着斥道:“别误事。”
 
那声音冻得我下意识一哆嗦,我搓搓手,心说这堂的表的也不能了,就算是兄弟也该和之前晚上那黑衣道长是一家出来的,多亲啊。
 
当然很后来我才明白我当时的想法是多么天真耿直,因为世上可是有种存在,叫亲的不像亲的,不亲的贼像亲的,嗯……
 
好的先不提。
 
按着我理解的正常人,被当大街地劈头这么一训,总该兴致缺缺不再言语。然而这魏婴不但没有情绪低落,反而更带劲了,声调微微上扬:“蓝湛,蓝二哥哥——好不容易从姑苏出趟远门你不要这么扫兴嘛,之前和江澄分开走来看灯会还是你拍的板,这会儿阴个脸吓唬人作甚,你看后面的那个小姑娘,给你说的都不敢抬头了!”
 
我含着豆浆:???
 
猝不及防被点到吓我一跳,我不动声色半垂着头扫视一圈客栈一楼,却见除了门口的挑夫外,里里外外只有他们一桌人,和坐在后面的我。
 
所以这……额……
 
蓝湛没有答话,我悄咪咪看了他俩一眼,冷不丁瞅见魏婴正大大方方地看着我,手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一支笛子,火红的穗子十分招人注意。我这么从穗子上抬开眼,正好和他看个正着。他对我眨眨眼,一招手:“你看看……姑娘,可方便过来一下?”
  
婶子刚坐下来,在柜台后面算账,作为招呼客人的跑堂的,我无论如何不能装作没听见,于是抄起抹布,二话不说小跑到跟前:“客官,需要点什么?”
 
“不忙,”魏婴摆摆手,一拉长凳,顺手又把他们这桌的小食推给我,“来点儿?”
 
我手足无措:“不不不……您客气,您用,您用。”
 
还是第一次见客人买吃食招呼小二的,我一下看不明白他走的是什么路子了。
 
蓝湛依旧是满目正色,望着我俩对话,而魏婴听我回绝,不恼不急,拍拍凳子:“没事,你别紧张,先坐下来,我和他找你打听个事。”
 
闻之我反而松了口气,点点头,从善如流地拘谨坐好,便听见他问:“怎么?你喜欢这个穗子?”
 
我懵,仔细一瞧这人居然真的开始解绳子,面上依然笑着,分不清是玩笑还是正经,赶紧摆手:“您别,我有的,就是看着好看……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无需客气。”
 
魏婴闻之放下手,大概是以为我说有穗子是在推辞,故而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干脆道:“既然如此,你知道镇上最近丢失幼儿的消息么?”
 
啊?又是这个?
 
我连忙重新打量这两个年轻男子,不出所料地看见他们搭在角落被遮盖住的佩剑。仔细一想,虽然一动一静,但二人举手投足间的气度,和昨日的白衣黑衣道长竟如出一辙,怕不同样是民间传言的修仙之人。
 
“……这个我说不好,”我犹豫道,“不如,您问我答?”
 
魏婴点头:“也好。那么你们这镇子上,是哪几家丢了孩子?”
 
我皱着眉回忆片刻:“说实话,真没听过细说的,应该是镇子最东边的那两家。”
 
“这样……”魏婴若有所思道,目光转向大街,似乎在思索什么。
 
“何时?”
 
我正跟着他的眼神方向看呢,突然声音响起,清清冷冷的。
 
一扬脑袋,没料到是那位一直面无表情生人勿扰的蓝湛,说完两个字后面容依然不变,看得我愣了下,连忙回答:“差——不多是花灯节刚开始的那几天。”
 
“你们镇子种的果树挺多嘛?”魏婴忽然前言不搭后语地冒出一句,指了指街边院内高矮不一的绿树。
 
我被他没来由的问题闹得莫名其妙,但答道:“是呀,桃啊杏啊李啊苹果什么,每家都有,过路人想要可以直接摘了吃,不要钱的。我家客栈后面也有几棵,你们喜欢我去洗两个端过来。”
 
“不用啦,消息够了,”魏婴道,却转头去看蓝湛,“二哥哥——你觉得怎样?”
 
蓝湛一样没头没尾地嗯了声,随后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面上,对我微微颔首。
 
“谢谢,”见状魏婴一笑,挥了挥笛子,“生意兴隆啊。”
 
“……哦哦,谢谢。”我懵逼,并不明白他们究竟得了什么消息,接着便瞧见魏婴一拽蓝湛的衣袖,把和他冰冷气质好不搭的鸳鸯灯塞进他怀里,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恕我冒昧……公子,你们这是,来求娶哪家姑娘?”
 
万金难求的鸳鸯挑灯叫人这样随意地拎着晃悠着实有种说不出的怪异,除买了灯就现场提亲之外我根本想不出其他原因。
 
“咦?”魏婴一怔,随即笑道,“不是求娶啊,是和道……”说着眼睛一转,顿时改口,“我已经求到了,这不在这儿呢嘛。”
 
我看看那蓝湛,再看看他,不得其解。
 
魏婴一挑眉,循循善诱道:“这做鸳鸯灯的师傅,只卖情人,是吧?”
 
我迷糊着点头。
 
他继续说:“你看我和他有鸳鸯挑灯,肯定是一对啊,能有错么?”
 
我觉得哪里不太对,不过成功地被他绕了进去:“是这样。”
 
魏婴一摊手:“这不结了。”
 
“……”我低头琢磨,等到回过味再看,他二人的人影早混入了人群当中。
 
“店里小二呢?来拿一下行李!”
 
后院有人叫道,我赶忙抛下这茬,加快脚步向那人跑去。出声的是个华衣锦袍的公子,皮肤白净,手里搭着折扇,站在院里最大的桃花树下靠着,繁花映人眸。
 
“来了!”我口中道,挽起袖子,“您的行李……嗯?”
 
眼前陡然转黑是很刺激的体验。
 
眼前黑掉之前我毫无道理地由魏婴所言想起昨日的两位道长。
 
……话说这不结了……结的是什么啊……
 
——于是在这种胡思乱想的情况下,我眼前由黑转亮时,脑中想起的几人就这么坦荡荡地出现在面前,这才是真的刺激。
 
我被一对和我四目相接的白色招子吓得一梗,猛地向后一仰头,当场咚一声闷响。
 
……我缓缓蹲下去,抱头,满眼金星。
 
那青衣的小丫头也被我吓得一梗,噎了半天,小心翼翼地摸了摸我的后脑勺,然后对外面叫道:“道长!宋道长!人醒了!”







※正经说明※
又要cp又要主线果然车祸现场……剧情被强行拖拉……无限漏洞等着回头慢慢改吧……蓝瘦.jpg
打个预告,追凌小朋友组,下下章,大概能露面XD
舅舅活在对话里,但很快就会角色到位【诚恳.jpg】
BOSS出场进度条正在蓄力,也不远了xx
暗线挺多的可以开猜啦,本来就不是悬疑推理文,应该很好找的,来嘛2333
猜对了说不定可以触发什么奖励支线呐【你等等

评论(10)

热度(28)